人的心啊,無論生理或精神上,都是偏的。

夏沫是個分明的人,她的公私很分明,她的親情愛情友情很分明,她的每件事很分明,在
她的分明中,每件事每個人代表的位子、高度、重要性,也很分明,她的偏心,很分明。
可能是出身吧,可能是現實吧,讓她的早熟世故冷漠平靜,不光成為她的外表,也就成為
她的一部分,就算頂著蘋果,箭在弦上,那個小女孩,為了小澄與一個完整的家,緊緊握
著拳頭,不吭一聲。
一開始覺得夏沫難懂,到現在反而覺得她是最單純的人,她心中的那一把尺,清楚的、有
時候也不自覺的,計算了每一件事她該付出的感情、態度、心力;她仍然是個普通女孩,
她在工作上理智,也會在愛情中迷惘,她接受寵愛,她也會在愛情中努力讓對方快樂。
而那些讓她變得模糊、難以摸透的,是環境、是現實、是那些不是那麼分明的人,以為她
有攻擊性的人,懷疑她忠誠的人。太分明,是優點,也是顯露出她偏心的缺點,那個總是
產生誤解的缺點,也讓那些貪心的人吵鬧著,希望得到比別人多。

所以夏沫才會那麼跌跌撞撞不順遂的活著。

從選秀比賽、姚淑兒到安卉妮,夏沫都是被視為敵手的人,在工作上為求立足所做的事,
被當成心機、手段,但是她只是做自己該做的事,沒有排擠、沒有打壓、沒有利用他人,
她只利用她自己,如果別人伸手相助,那是別人的決定,不是她的。夏沫在主動出擊前,
也總是先選擇忍耐,但是她的平淡,對於氣燄高漲的人來說,反而是一種藐視,而她身邊
那些幫她出頭的人,也有意無意的繼續的挑釁著她的敵人,她也只能一次又一次用她的冰
雪聰明去化解、去接招。

每一個愛她的人,都願意為她付出,即便她從來沒要求過。
超級巨星洛熙為了她首度站台,她的舞台恐懼、她的演不出戲,洛熙是她的老師,她被綁
架歐辰會來救她,她會知道是姚淑兒幹的好事,洛熙會同意接了跟她合作的代言,她一出
道就順利拿到新人獎,珍恩會為了她出頭爭口氣,歐辰為她設計報復安卉妮的機會,洛熙
為了她公開戀情,小澄怕她擔心而隱忍病情....
這是尹夏沫的幸與不幸,她的人生因為某些幫助受益,但是就好像一種宿命,得到越多,
也開始漸漸失去一些事情,就像當年她靠著歐辰有著安穩的生活,也因為靠著歐辰而幫洛
熙解危,靠著洛熙在電視上大放異彩,卻也逐漸毀滅了她的盡力維持的那段幸福歲月,而
這個宿命又流轉到了現在,是尹夏沫該犧牲付出的時候。

終其一生扮演歐氏集團的少奶奶,換取小澄的健康。
明知道洛熙最恐懼的就是被丟棄,仍然狠狠的推走他。
她的表情平淡的,有時笑的,逆來順受她的失去,這是偏心的尹夏沫,為了小澄,她什麼
都可以,可以傷害別人、利用別人、忽視自己、毀滅自己。

所以尹夏沫犧牲了愛情,是第一個選擇犧牲的,歐辰唯一要的,洛熙唯一擁有的。

「明知他是危險的,是在遊戲、報復,但是我的抵抗力卻這麼薄弱,這麼無力。」

想著這句話的尹夏沫,也曾經迷失在愛情的絢麗裡。
她喜歡洛熙,一個愛撒嬌、像孩子一樣任性的人,她喜歡他的情話,她喜歡看他吃著自己
煮的菜,她喜歡他的依依不捨,她喜歡他的擁抱、他的吻。
但是她也知道洛熙的不完美,知道洛熙的不安全感,知道自己無法全心守護他,在她把愛
情當祭品之前,她與洛熙註定會分離。

好像也是從她的分明開始,她的一掛歸一掛,自己的事自己承擔,洛熙無需操心,歐辰與
自己的事跟洛熙無關,他不需要知道,漸漸動搖著本來就不安穩的地基,就好像那一年,
她不斷的挑戰著歐辰的耐心一樣,尹夏沫的分明,成為她愛情的殺手。
「難道我相信你也錯了嗎?」夏沫是這麼說的,帶著一絲氣憤,不光是對洛熙,當年對歐
辰也類似如此,這是精明的夏沫一直沒有參透的謎題,這些人為什麼不信任我,最簡單的
答案可能只是:他們不是妳,他們無法那麼分明,他們需要被寵愛,他們需要被在乎,他
們需要感受到被坦白,他們需要唯一。

信任,就像是白髮的爺爺奶奶牽著手,在公園裡散步,那種美麗,是歲月刻劃出的印記,
是一種溫暖的光輝,但是這種幸福,要一蹴可幾不是那麼簡單、那麼容易。
至少洛熙不行,歐辰也不行。

夏沫無法體會的,曖昧中的酸甜、嫉妒中的苦澀、爭執中的在乎,她也不在乎,這些在愛
情中模糊不清的訊息,使得愛情更加的燦爛,像是光芒中又散出了彩虹的顏色。

也就是夏沫的分明、夏沫的偏心,讓她也不去在意愛情是否到達滿分,她是一個只要有了
六十分就滿足的人,偏偏周旋在身邊的那兩個男人,卻希冀著分數不斷被提高,也難怪不
斷的失落,失落到最後,他們又只能乞求著,夏沫已封閉的愛情。

夏沫無法感受洛熙的痛,因為她不是那種沒了愛情會死的人。
夏沫無法感受歐辰的痛,因為對於他們的交易,影響了她對歐辰愛情能看見的純粹度;她
在車上說著她想了之後,能體諒歐辰的要求,但是她沒有體會歐辰的要求。

夏沫就像是玫瑰,鮮紅的玫瑰,沒有人讚美,她仍然豔麗的盛開著,迷惑了許多人,如果
你想要摘起她,就要小心她身上的刺,不小心就扎傷了你的手,她不會查覺,她也不會抱
歉,因為一開始就不應該企圖擁有她,她不會被擁有,誰也無法擁有。
所以她的愛情讓人惶恐,一種無法多靠近一步的擔憂,當她坦白時會生氣會憤怒,當她擔
心真相會擾亂事情而說謊又會覺得被不被尊重,就像洛熙最氣的,是夏沫無論什麼理由去
找歐辰,她總是瞞著他;就像歐辰最恐懼的,是她一再的說「我跟他沒什麼」,卻又一再
的越軌的樣子。

夏沫的愛情,好像拭過被吻的嘴唇、用毛巾擦乾淨被牽過的手,很輕易的會被遺忘。
所以會被恨、被報復,想要在她的心中,割出一條無法抹滅的傷痕。

夏沫跟歐辰去完書店,回到了醫院,她沒有直接回到小澄的病房,她坐在椅子上,沒有人
知道她在想什麼,可能是想喘息一下吧,不需要要扮演一個好未婚妻、沒有秘婚的新聞、
沒有交易、沒有後悔、沒有恨....小澄在等我,我要帶著笑容去面對他。

夏沫知道的,她不斷的在傷害人,明白的傷害洛熙,暗地裡傷害歐辰,這不是她的習性,
但是她無法作出別的選擇,她的心,只會偏向小澄,只有小澄值得她付出她的一切。她只
有在凝視著小澄設計的婚紗時,才流露一絲出真實的快樂。

她問歐辰:「你為什麼要對我那麼好,我那樣對待你。」躲開了歐辰的吻,她還是有一絲
對命運的抗拒吧,就像她第一次拒絕嫁給歐辰一樣,直到....直到她知道,原來她以為歐
辰毀了她,歐辰用殘忍的手段報復他,但其實她也毀了歐辰,讓他空白的活了那麼多年,
原來這是一個公平無比的交易,讓過去的事情一筆勾消,你不欠我,我不欠你。
所以夏沫終究選擇了微笑,笑著面對歐辰對她的好,笑著迎接婚禮,只有在歐辰的懷裡,
淡淡的喟嘆著,原來真的沒有「永遠」,跟洛熙的約定,多諷刺。

夏沫的人生哲學,到最後應該是,人生不能那麼輕鬆自在的活著,人生就像頭頂著蘋果,
箭在弦上,你只能握緊拳頭,不吭一聲,但是也因為人生那麼的充滿變數與孤寂,所以願
意奮力去抓住幸福,即使要失去一些什麼。

但是這是輪迴啊,會在走到最高峰之後又掉入谷底的宿命,現在,還只是在不斷下墜的途
中,還沒摔至谷底,只能繼續按著無可選擇的方向而去。

這是尹夏沫的人生,全天下多少的慘事,偏偏都是她遇上了。
偏偏有個酒吧歌女的母親,並且死在自己眼前。
偏偏有個要靠歐辰才能安穩的家庭。
偏偏遇上了洛熙。
偏偏養父母出了車禍。
偏偏為了小澄而傷人被抓。
偏偏小澄生了重病。
偏偏只有歐辰能救小澄。
偏偏有所失去,才能生存。

有些偏偏是天註定,有些偏偏是夏沫的個性導致,隱隱的領著她,一直走向一條命運的道
路。在櫻花樹下,那個看著歐辰背影說:「你真的很霸道耶!」又甜甜的笑著的女孩已經
消失了;那個孤獨留在洛熙離開的屋子裡哭泣的女孩,也已經將眼淚給收起來了。現在有
的,只是一個假面的新娘,她笑著,一直笑著。

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 被偏愛的都有恃無恐
玫瑰的紅 傷口綻放的夢
握在手中 卻流失於指縫 再落空
─截自陳奕迅〈紅玫瑰〉

尹夏沫的人生,偏偏要這樣的活著。

 

 

 

 

 

 

 

原發表自PTT台劇板  Sun Aug  8 00:50:56 2010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ruharu 的頭像
haruharu

haruharu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