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出社會後漸漸沒有常聯絡的朋友(但我們是真的很好啦^^;;),記得在出社會後那段時間我一如以往的打電話給她時(那時還沒有line這東西),她總是跟我說「我待會再打給妳」,然後我永遠等不到她的電話。

如果這段話貼在女板之類的地方推文應該是我會被罵蠻慘的,但是其實我這幾天想起來,還蠻感謝這段故事的,不是說被忽視很感謝,而是那可能是我需要在打擊中(?)開始試圖跟這個朋友分開過日子的開始吧,不然說起來,我們的學生時代幾乎是黏在一起的,很多很多的時候即便我們不同班不同校,仍然是黏在一起的。

現在我們偶爾聯絡一下,也是很自在。

或許成長就是這樣吧,要漸漸剝下那些自己抓在手上自以為的安全感,然後學會跟新的世界揮手。

創作者介紹

haruharu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