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我幾乎是不太去做這個......儀式感的事情的,去日本前也一樣,我從沒想特別跟誰say goodbye,或是現在即便是我在公司十年的好朋友要離開,我也沒有特別的那種非要吃個飯寫卡片之類的事,我覺得在別人看來我是個挺薄情的人,但實際上我覺得恰恰相反,因為我是真的沒辦法處理這種情緒的人,所以我就乾脆的不做,有時候我也會想,不留個照片之類的嗎?但想著想著就又算了。

可能到李珍基真的入伍的那天我會有種感慨之類的情緒吧,但誰知道呢?

也或許因為我不認為他入伍這件事到底有什麼不好,我也完全不在意他入伍前有沒有活動或是讓不讓我去送他,所以才會好像很沒事的人一樣吧也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ruharu 的頭像
haruharu

haruharu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