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感情還能夠感人的時代
為什麼有情人還在顛沛流離

截自陳奕迅〈從何說起〉


顛沛流離 好像是很適合無可救藥孽緣的小副標
她的心在東漢 他的心在江東
她陽光笑容底下的不安全感
他睿智神情裡面的霸道愛情
他愛她或她愛他 讓他們玩了一場好久的捉迷藏

很有趣的一件事
小喬氣周瑜不懂她
周瑜也只能成天出去擋掌受傷

看似分手的兩個人
總是又在互相衝突的對話裡
放下給對方的期待
然後尋找著一絲一毫「他/她還喜歡我」的影子

就像那句鬼打牆的台詞一樣
「你無可救藥的聰明,卻從來不了解我。」

暗藏在氣憤的情緒中
淡淡的無奈輕輕說著
「你可以試著來了解我一點嗎?」

當這句話說了一次、兩次、三次...
當香茗們 [1;30m(包括我) [m都嫌煩的時候
小喬卻還是不厭其煩的說著
我猜
她還是在尋找那個「他喜歡我」的證據

兩個人不斷地丟出暗中的訊息
期待對方能感受到

「妳沒事吧?」
「這是我第一次見到妳的地方。」
「謝謝你,謝謝你,謝謝你。」
「妳如果答應我,不再難過,我就幫妳。」
「你的傷...還好嗎?」
「我希望下次見到妳的時候,是在江東好嗎?」
「一路順風。」
「因為我相信,貂蟬沒有死,我要在東漢書院等她回來。」
「小倩,我說過,我會在江東等妳回來的。」
「妳想要保護東漢書院,那誰來保護妳?」
「難道妳的在一起,沒有我嗎?」
「這是洛陽的特產,牡丹酥,真的很好吃喔。」
「小倩,這是妳從東漢,第一次帶禮物回來送我。」

一句一句
溫柔的話 靦腆的話 安慰的話
生氣的話 哀傷的話 解釋的話
悄悄的鑽進心裡 輕輕的堆疊著

若是說時間可以沖淡一切
對於那些可以被遺忘的事情
時間也可以累積一切
對於那些就是忘不了的事情

一直累積到

「難道妳的在一起,沒有我嗎?」
小喬知道的 她讓周瑜受傷了

「周瑜,我告訴你,現在曹操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
周瑜知道的 小喬要的他只是一直不敢做出來

兩個人一直在愛情世界裡 顛沛流離
他不斷地努力也挽不回她的身影
她找不到除了他以外可安身的心靈

但一句一句氣話狠話反話情話
總還是堆疊著 越堆越高

一直到...

一直到時間不給他們機會
一直到發現自己不夠珍惜
一直到後悔自己沒有回應

所以那個風度翩翩的周公瑾失去冷靜 衝上前去抓住脩的衣領

但能怎麼辦呢
兩個癡情郎面對面
脩就算挨拳 又怎麼能讓阿香再被抓回去
而瑾又怎麼能讓小倩被「格殺勿論」

這個時刻
「就算把劉備打死了又如何?
我還是找不到小倩。」

瑾的一跪
誰在乎碎石子地的刺痛
誰在乎那個拋棄自尊的醜態
他不痛 他只是心急

「我如果晚一步怎麼辦?」

這個瞬間四週的人為他的癡情驚訝
我甚至覺得這是第一次他為了小喬
完全豁出去
願意低聲下氣向敵人懇求

那個高傲的說「誰叫我是無可救藥的聰明呢?」的周瑜不見了
只剩下「我只希望小倩平安快樂的陪在我身邊」的周公瑾

所以當涉入孫權大開殺戒的場合時
那曾經一句一句堆積起來的字字句句
似乎化為一種名為「勇氣」的騎士
在捍衛著名叫「愛情」的公主

我不認為他當時維護曹操只是偶然
以他的個性
「小倩的是才是我的事,其他人的事不關我的事。」
他大可以用他機靈的腦子想出一個救小倩的方法
光一句「她是大喬的妹妹」就足以讓孫權稍稍平息
會這樣幫外人講話
這不是忠心的周瑜
他只是痴心的周公瑾

捍衛公主的一顰一笑
所有她希望的
都幫她守護著

但能怎麼辦
不該回手怎麼辦 不能回手怎麼辦

不能保護好我們兩個
那只能保護好她
我呢...

血從嘴邊滴落
周公瑾似乎也做好了準備

「我不喜歡妳哭,等妳不哭了,我再放手。」

這是我聽過周公瑾最霸道又最溫柔的情話
他怎麼可能不知道小倩是為了他哭
他怎麼可能不知道小倩在掙扎

但他怎麼能放手 他怎麼能放手

到最後一刻
周公瑾還是選擇沒有聽小倩的話
他很霸道

霸道得讓人心痛

而被霸道溺愛著的喬小倩
又是最心碎的那一個

那曾經尋尋覓覓的「他喜歡我,他了解我。」的證據擺在眼前
自己卻難以承受

那一句一句堆積起來的情感
他說過
「我還蠻開心的,妳會為我擔心。」
但這次不是「你沒事就好了,那我先走了。」

他哪有時間裝英雄
他哪有力氣保護我

他死了怎麼辦 我不要

周公瑾與喬小倩的感情世界

顛沛流離

渴望著被愛
又更希望付出愛給對方

找不到交集
又在關鍵時刻緊緊相吸

想要放手
又放不了手

好像更靠近了
又被甩得遠遠的

失望著
又期待著

「你了解我。」
「妳還愛我。」

 

 

 

原發表於PTT台劇板 Tue Dec 15 23:10:37 2009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ruharu 的頭像
haruharu

haruharu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