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辜負過自己說不上可惜
誰被世道放逐身不由己
誰曾朝不保夕才會死心不息
難題再不成問題
說我可以

截自陳奕迅〈從何說起〉

周瑜辜負過小喬的期待 辜負過自己
小喬辜負過周瑜的付出 辜負過自己

周瑜是身不由己的 因為他效忠江東
小喬是身不由己的 因為她心繫東漢

但難題也不再是個問題,不是嗎?

一百鏂 黃球 一百鏂 黃球 一百鏂 黃球......

周公瑾賭氣似的想抽中那顆唯一的紅球
他說,這次他想靠自己的力量抽中

但是其實
抽中又如何?
喬小倩不收的話又能怎樣?

就像是那個很老套的拔花瓣遊戲

她愛我 她不愛我 她愛我 她不愛我 她愛我......

拔到最後一片是「她不愛我」
這時候突然困窘得不知所措
然後馬上在身邊再找一朵花來拔
這個遊戲就一直玩到「她愛我」終於成為最後那一片花瓣為止

但是其實
玩到滿意了又如何?
她這樣就會真的愛你嗎?

這時候的周公瑾
在我眼中是脆弱的
想要在這個自己給自己設下的賭注中
除了「這條手環小倩很喜歡」之外
還要去贏得一點點「我可以留下小倩」的信念
就如同當初他相信著小倩會回來江東一般的堅強意志

所以他不願意放棄
放棄就好像真的承認自己失敗
即便這條手環說不定根本不是能把小倩留下來的關鍵
他也根本不會用自己花了多少心力抽手環這件事去挽回她

一百鏂 黃球 一百鏂 黃球 一百鏂 黃球......

一百鏂 紅球。

我們不知道他抽了多久
我猜周公瑾手上出現那顆紅球時
第一個瞬間他有點懷疑自己看錯
第二個瞬間他露出一抹重拾自信的微笑
卻又掩不住眼神中跟小倩許願就成真時一樣的欣喜

但是在當下的興奮過去後
當他拿著手環把玩著
走過那個曾跟小倩牽手漫步的街道
是不是還有一絲的落寞
好似那天
就算是小瑾也沒辦法讓小倩繼續留在自己身邊一樣

這應該是周瑜的恐懼
從小喬一次次的拒絕回江東
從小喬每一次對自己大吼
從小喬把手環扯斷砸在自己身上
周瑜的心中有個不確定感
就像數學家心裡有個一直解不出來的難題一般惱人

所以當收到小喬要再次離去的消息
周瑜突然又失去了一貫的冷靜
終於校務繁忙的周副會長願意放下工作
越走越焦急的情緒
拍拍口袋 開始盡全力的奔跑

「希望還來得及!」

不自覺走到周瑜家 不自覺買了小瑾的零食 不自覺把手環的珠子撿起來收好......

喬小倩一直在摸索著自己真正的想法
混亂中卻總是「不自覺」在告訴她心裡的答案

在走到周瑜家前為了要跟他說什麼話而苦惱
發現他不在家時心裡卻又感到失落
她的直覺一直是最真的
只是不願意承認

已經晚上了 周瑜應該已經走了吧
他既然「應該已經走了」
為什麼還想要去那邊?

發現他在那邊持續與黃球纏鬥
覺得他怎麼那麼傻
想大喊「你不要再抽了啦周公瑾!!」又說不出口
心疼他的固執
卻又好像期待著他能抽到

唯一的紅球

「你到底想怎麼樣?又到底想要我怎麼樣呢?」

有些事情不發現
或許處理起來會冷靜簡單一點(雖然如果是孽緣應該也沒辦法XD)
切不斷
就像是歌唱選秀節目
到最後淘汰誰都哭成一團
因為你不是只看見他舞台上的成果
而是感受到背後的努力與私下的情誼
這時候要割捨
變得比原來更困難

寶貝般的收著一顆顆的珠子
掉到地上時馬上四處搜尋
洩露出心底最深的想法

不小心的讓曹會長知道了
卻又不肯承認
又一次的自欺欺人

我決定回東漢 因為我一點都不在乎周瑜

拿著包袱
小喬的腳步很慢

要回東漢了
我應該要開心不是嗎?
為什麼我感覺不到

離快艇越來越近了
為什麼卻希望時間再慢一點
我不是早就受不了在江東受氣了嗎?


一小步

一小步

一小步


我就要走了
你不來嗎?

這一回
連曹會長都看不下去
不讓小喬再傻一次

看到這段
我不禁想起了敗犬女王
學長看見了衣櫃後的秘密
學長聽見了小雙輕聲的夢話

最後學長擅自取消了婚禮
就算單無雙是拼了命才跑到教堂
就算她好像已經作出割捨

「但是我已經決定了,不跟你結婚。」
「因為妳看不清楚妳的心,可是我不能假裝我什麼都不知道。」

就接上了
「我希望妳能夠看清楚自己的內心,把握住妳想要把握的人。」
「我的快艇從一開始,就沒有留妳的位置,我只好一個人離開喔。」

我幫妳作了選擇

點醒了那個一直在貂蟬迴圈裡的小喬
戳破了那個明明全力衝刺又想裝輕鬆的周瑜

記得一段我很喜歡的泰戈爾《園丁集》裡的詩(敗犬文裡用過了我知道但就想用咩...)
講到離別的時刻
「我對你鞠躬,舉起我的燈,照亮途中的你。」

這是曹會長的溫柔
不只是成全
還悉心地幫小喬把絆腳的石子挪開

當妳望著我的背影
是否會感到一絲遺憾
但我知道那只是暫時的
妳終究不屬於我

我只能昂首闊步往前行走
不會再回頭

如果我哭了
只是沙粒飄進眼睛裡罷了

回到那個無可救藥的兩小無猜
一個是「妳還在」
一個是「你來了」
又彌漫著淡淡的甜味
當我拐過彎看見妳的身影
當我耳邊聽見你急促的腳步聲

「妳真的要走嗎?」
妳真的不留下來嗎?

「如果,我是真的要回去呢?」
你真的不挽留我嗎?

周公瑾的一句
「妳最終,都不願意留在江東。」
說清了這兩個人的無可救藥

老話再重覆
一句話的解讀有千千萬萬種
為什麼你要選擇傷害自己的方向呢
周公瑾你真是傻子啊!!!!!!!!

「如果你要我留下來,我會留。」
或許這才是真正的答案
原本沒有機會說了
但幸好有"阿蒙"抽中的手環不是嗎?

讓小喬能看穿周瑜的謊言
那每次故作姿態的神氣底下的灰頭土臉

這個男人不是聖人
他沒有辦法讓天不下雨
但是他卻可以撐著傘背著妳走
深怕妳被雨淋溼了
深怕妳被激起的泥濘弄髒了鞋

但是妳因為太累了
所以就在他的肩頭睡著了
等到妳醒的時候
天已經晴了
然後他只是一派輕鬆的笑著

所以妳不知道他其實腳受了傷

除非妳不經意的醒來
看見他頸子上的汗
當汗滴落在地上的時候 妳眼神隨著往下看
看見在水窪倒影中 有個咬牙蹙眉的面容

「你什麼事情都不告訴我,這樣我怎麼會知道你為我做了多少事情呢?」
「小倩,對不起。」

這兩句話
為了以前那一切你不懂我我不了解妳劃下了(或許只是暫時的)休止符

妳不要他背了
跟他一起走在雨中
共撐著一把傘
任泥巴弄髒了鞋子
但妳笑著
他看著妳笑
他也笑了

像是紫陽花一般
在雨中輕輕的盛開著藍紫色的浪漫

不過
公主願意跟王子一起走
然後呢
幸福
怎麼感覺還沒到站

喬小倩是作了選擇但沒想到下一步的尷尬
周公瑾是在留下但不收手環的困惑裡打轉兒

她是不喜歡這個手環嗎?(但她明明很喜歡不是嗎?)
她是不喜歡我送給她嗎?(但她剛剛不是選擇了我?)
她是不高興我騙她是阿蒙送的嗎?(但她不是原諒我了?)

她是...啊她到底是怎樣?

「直接推,卻推導不出結果的時候,就要做實驗。」

編個小謊
趁她驚慌失措的時候
將手環戴回她的手腕
期待著她的反應

然後這個實驗結果
在一大堆的數據裡面看見分析出的答案
像是看穿手環很配衣服的藉口

小倩收下我送她的手環
而且她很喜歡

「我就是喜歡,妳那麼直率的個性。」
應該是「我就是喜歡,妳的理由讓我解讀後,了解了妳那麼直率的個性。」

然後瑾那一個出乎意料的笑容
矜持外表終於放鬆了下來

小倩終究是瑾的避風港
只有在她的面前才能放鬆
雖然一開始他總會裝模作樣
但是到最後
他漸漸地透明
累了 他可以安心的閉眼
快樂了 他可以自在的大笑
而小倩快樂了 是他最大的快樂

在淡淡的粉紅色的氣氛中
何不再來一次浪漫的約會?
妳願意跟我一起嗎?

結果答案又讓周公瑾失望了

我會為東漢書院拼命
你會協助東吳書院稱霸
我們的方向不同
所以我們不能在一起

瑾的臉上飛過一道哀傷
因為這件事瑾也無能為力

怕他傷心又急於解釋
沒想到這無可救藥的聯想專家又串出了會長
只好又更急著撇清
喬小倩就是這樣的喜歡著瑾
她不像瑾會計劃會盤算步步為營
她總是慌慌張張忙忙亂亂的
但她想要守護著瑾的念頭也不輸瑾對她的呵護

我們可以在一起的
我們可以騎著單車
有時候我會拐個彎去那邊繞繞
有時候你會停下來喝一口水
有時候我們的在岔路上分離了
但我們是在一起的
因為我知道到路的盡頭總會遇見你

我們可以一起聊天 一起吃飯 一起聽音樂 一起大笑 一起帶小瑾去公園散步
很可愛的周瑜與小喬
在亂世之中為自己搭建了一座糖果的城堡
沒有東吳書院副會長沒有東漢書院的學生
只有男孩與女孩的童話世界

在這個香香甜甜的世界
男孩故意偷拉女孩的辮子
女孩一開始沒發現就左顧右盼的
然後看到男孩偷偷的笑著
女孩開始追著男孩跑
最後 他們手拉著手躺在夕陽下的草地
等待著第一顆星星

但其實很傻的周瑜與小喬不是嗎
因為或許有一天
他們終究要面對抉擇
他會再次將東漢書院毀滅
她會跟著曹操踩過東吳書院的匾額
又或許有一天
喬小倩會答應「真正的在一起」

在未來來臨之前我們不知道
也不需要知道
或是說就算來臨了
也不會改變我愛你妳愛我的本質

只想要將頭枕在妳的肩頭
聞著妳的髮香入眠
只想要跟你聽強辯團的新作
因為你會不自覺的輕聲哼給我聽
只想要看著妳跟小瑾一起奔跑的背影
妳在那一頭喊著:「瑾!你得走太慢了啦!!」
只想要在跟阿蒙拌嘴後躲到你的身後
聽你對他碎碎唸

心底最深的悸動 總是因為妳
每一次心痛心碎 總是因為你

會失去冷靜 總是因為妳
會慌慌張張 總是因為你

會笑 總是因為妳
會哭 總是因為你

只要妳笑
我就忍不住笑了

只要我哭
你會伸手擦乾我的眼淚


「大家都說,妳跟周瑜,有一段無可救藥的孽緣。」

「說得還真貼切。」

 

 

 

原發表於PTT台劇板  Mon Jan 11 00:31:08 2010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ruharu 的頭像
haruharu

haruharu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