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抓了時間再把脫線木偶的故事整理了一遍,應該說當初的想法是,過了一個月,看看能不能用另一種狀態或是另一種方式寫同一個故事,就是一種人體實驗的精神(?),不是說要有寫作的熱情嘛,我們要繼續努力不能讓這裡荒涼下去(握拳),成果雖然多少會有重疊但還算滿意,比我自己寫第一篇時的預期再好一點,過了一個月比較不會耽溺在其中,寫出那種只是自己看得懂的東西(雖然一般來說我覺得自己看得懂就夠了),anyway我努力的寫了超大一篇也是覺得自己很了不起。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