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去住院,做了心電圖跟胸部X光(為了隔天打背部的半身麻醉)、抽血、回答一堆問題,然後一直量血壓然後說我血壓低,然後晚上護理師要幫我做留置針,說不好找,最後挨了兩針完成(但我一直覺得那個還是蠻痛的)

隔天早上換好手術服,原本第一台刀,但有急診病患所以改成第二台,被推進手術室,這次手術過程算舒服(除了一開始的半身麻醉),不過退了麻醉還是痛啦,但因為我的留置針真的很痛(還腫了,動手術以來第一次在病床慘叫),所以就拆了,後就來打止痛就再挨一針(默),然後有試著下床上廁所(媽呀我第一次嘗試麻醉還沒退完在無知覺的狀態下上廁所= =),然後晚上的時候發現包紮的地方有滲血,還是不能太努力走路。

但第二天的晚上真的是最痛苦的,雖然打了止痛針,也吃了止痛藥,但問題是,他們手術為了止血(傳聞中的直接加壓止血法),所以用彈性繃帶把我腳捆起來,但是啊,因為動手術,所以我的腳腫了,結果我整個晚上痛到不能睡,手要去弄開那個彈繃不然我的腳兩側都超痛,之後我跟護理師拜託鬆開一點,不然我真的痛死(而且最荒謬的是都不是傷口痛)

隔天換藥,看起來還不錯,這次不是跟上一次一樣用釘書針那種,是用手縫的,但看起來沒大問題,中午就搭小黃回家,順利一步一步上樓梯到了家裡,再度開始我的宅宅生活。

接下來就是一週多以後去拆線,之後再看看去復健吧,現在其實我也搞不清楚他現在狀況怎麼樣,因為怕我太努力傷口會繃開。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