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著一扇門,妳說妳喜歡上了那個人,
我不能開門。

妳把門打開了,我問妳,
「妳能不能不當公主,只作我的女人。」



妳一定氣炸了吧,當我說要跟允珠結婚的時候。
以為妳被我甩了,所以對著牛奶發脾氣;以為我被允珠甩了,所以借酒澆愁。
但其實公主啊,這裡的一切,都不是妳眼睛看到的那樣,這是妳不會知道、我也不會解釋給妳聽的事情,關於我的選擇,我對我過去感情的整理,從那一刻起我的決定─守護妳。
所以不要生氣、不要傷心,妳沒有(又)被我拋棄,雖然我知道妳不懂,但我只能這樣安慰妳,而且我在這時刻,實在無法承受妳真的把酒灌下去之後會發生什麼事....

不過公主啊,妳也真的讓我體認到,守護一個人是有多困難....

特別是守護一個天真過頭又沉迷古裝戲的公主。(李雪:放肆!你豈能如此無禮!!)

妳從哪裡學到要把財產全部提出來?還要全數捐出作公益?不過換一個角度想,與其讓社會大眾知道妳的財產只有十五萬七千塊,這或許是比較不丟臉的方法。不過妳要處理的事情還真多,跟男人的關係怎麼可以複雜成這樣,隨便路邊一個人就可以叫OPPA?!我管妳什麼青澀的回憶,還是什麼痴心愛著的N某(妳眼光還真低!),妳竟然連親親跟接吻都分不出來,三年沒KISS?我叫妳忘記妳就真的忘啦!?

妳要知道,
那個晚上是我純潔又自愛的活了三十一年以來,
唯一沒有自信心的晚上,
唯一失控的晚上。

妳這個麻煩的女人,如果妳全部是複雜的也就算了,為什麼就是腦子裡簡單成這樣,如果我是狗仔記者,只要去把全大韓民國所有的電視劇特別是古裝戲看完,說不定就可以完全預測妳的發言跟舉動,包括妳的演講稿,但這就是妳吧,演講稿寫的還可以,修好它還不會太費我腦筋,不過啊,妳非得衝著那個教授笑嗎?是我要幫妳修又不是他,他不過就是插個話撿現成的,妳為什麼對他笑得比對我的燦爛十倍?!

而且在宮裡,妳的善良與博愛,遲早有一天會害死妳,像我曾經對妳做過的,利用妳單純的信任,將妳爸爸的事情公諸於世一樣,害得妳不只失去爸爸,連媽媽跟姊姊都失去了。
只是關於這件事,我想跟妳說,我沒有沾沾自喜,一點都沒有,從我丟下沉睡的妳一個人離開的時候、接到妳的電話跟妳說我拋棄了妳的時候、妳說妳以為我會保護妳的時候、妳在我門外大哭的時候,我從來不覺得這件事值得跟妳誇耀,我現在甚至不認為這是我該期望的事情,事實上,我現在覺得我很卑鄙,卑鄙到我自己都看不下去。

妳的姊姊看起來一時半刻是無法搞定,我能做的,只有去找妳媽媽自首,彌補一些罪過。沒想到我不只要認讓妳被誤會的罪,還有害妳愛上一個一天到晚讓妳哭的人的罪。
那個人在妳背後捅妳一刀,拋下妳走掉,看著妳出糗;卻又在某個瞬間,好像爸爸一樣。
在那個人面前,妳的心臟好像要跳出來一樣,難以呼吸;那個人卻又告訴妳他要結婚了。
妳很恨他,卻又沒辦法討厭他。
最帥的敵人、最讓妳疲憊的敵人,卻不是最討厭的敵人。

「對不起。」

:)

真的很矛盾吧,我們之間,妳看我正如我看妳,連開廣播追車這種事都做得出來,就為了解釋已經確認的事,正常人應該會羞愧到死吧,但是我卻又拿妳沒辦法,在妳連臉都整個紅起來之前,我就當P某吧沒關係╮(╯▽╰)╭
(李雪:什麼就當!?你哪來的自信啊!!!!)

但是公主啊,妳的世界除了P某(我)以外,妳要面對的事還有很多很多,像是精心準備的演講,台下卻只有一兩個人在,我只能想辦法拉妳一把,真正要化解這種尷尬的場面,還是要靠公主的機智,不過妳做得不錯,我喜歡妳光著腳站上椅子的身影,拿著大聲公跟記者講話的模樣,還有完全脫稿的演講,雖然是個簡陋的場合,妳卻好像真有光環一樣,落落大方,閃閃發亮。
身為皇室的家庭教師,是應該給公主一些嘉許,像是冒著絕對會被別人看到的危險,抱著雙腳又痛又凍的公主,回去好好的休息。(不過,妳真的有點重。)

把妳亮麗的推上了檯面,卻也是把妳送進了一級警戒的戰區,有人推崇妳,就會有人想扯妳後腿;有人想打倒妳,也有人想趁機利用妳跟妳攀關係;而身為模稜兩可的敵人,也的確該作最沉重的選擇了。

站在妳父親的墳前,向他道歉。
代表的是,背叛我心中的,我的父親。

我的選擇是,妳在預備當公主那段時間那些笑容,我想好好的收藏好,保護好。

既然做了選擇,就要徹底一點,像是在某些時刻,我只能讓妳哭。

「妳等很久了吧?」
「天氣那麼冷,為什麼不在裡面等?」
是對妳說的,只是妳不會知道。

「P君,不要走!」
頭也不回離開,這是妳看不到的掙扎。

因為有一天,我說不定會消失在妳面前,就跟我父親消失一樣。

但是這不代表妳可以跟那什麼教授那麼晚還不回來!!!!!!!!!!
儀式完就去喝酒、半夜回宮就煮泡麵,這種事如果在網路上被傳出去,我看妳公主的形象是會變怎麼樣,關鍵字搜尋是「公主發酒瘋」、「公主牌泡麵」、「和男人半夜在外遊蕩的公主」,公主怎麼能這樣子亂來?妳需要一些自覺,一些作公主的自覺,開始知道什麼事情該做,什麼事情不該做,誰是妳的敵人,說了什麼會被攻擊。

特別是不能為了讓我擔心,所以不接電話。
男人不會為了公開甩了的女人而擔心,所以我不擔心妳。

我不能公開的讓妳知道,我私底下有多擔心妳。

特別是那些莫名其妙的告白信,妳怎麼能讓我不擔心,就跟妳說不要理那傢伙!妳竟然回了五百封留言?!公主啊公主,當上公主,妳連打一個噴嚏用的是哪一牌的衛生紙都會被人放大檢視,妳了解嗎?

更不要回答妳喜不喜歡P君這種問題,因為這攸關大韓民國的存亡!!

不讓妳出宮,不讓妳隨便回答問題,妳需要學會過灰色的生活,誠實又不坦白,既不偏心也不得罪,但妳說只要是男人都喜歡,妳是找死嗎!?!?

「你還是我的敵人嗎?」
「身為敵人卻喜歡上李雪公主的理由是什麼?」
「你仍然不希望我當公主?」
與其敷衍妳,不如就不回答,我也不能回答。
答案是NO、我也想知道、......。

對了,妳也跟那個廚師走太近了吧!!!如果傳出了公主與廚師的緋聞,妳是要演哪一部電影?還有我不是跟妳說不准出門、什麼事都要我允許嗎?妳是刻意讓我生氣嗎?

就是因為妳太單純,所以才不能讓妳去危險的地方,妳現在既不是美室也不是大長今!

還有,就算妳是大長今,妳也是有池珍熙的大長今,而且我比池珍熙帥!!!!

但是妳為什麼不聽我的話?
為什麼要請總統進宮?
在我去面對父親的審判的時候,妳都做了什麼?

妳的善良跟無知,會害死妳,然後害死我。
當妳傻傻的被利用的時候,
當妳自以為做了好事的時候,
當妳認為我都是在挑妳的毛病的時候,
妳不知道我賭上什麼,招惹了誰,毀了什麼。

A計劃是,在P君暗自的協助下,公主順利的鞏固了王位,然後P君消失(如果P君已經無法控制自己),因為P君可能有個永遠不能跟公主在一起的理由,關於P君與公主的父親們,但是A計劃失敗了,那B計劃呢?

「就問妳一個問題。」

「妳不當公主可以嗎?真的死也不可以嗎?」

「妳能不能不當公主,只作我的女人。」

關於妳問我的第三個問題,我的答案,YES,因為我愛妳。

 


第九集我狂笑

到了第十集結尾整個熱血沸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anyway

雖然我覺得劇情有bug

吵完架隔天又沒事這件事我真的覺得很怪

但因為朴海英告白得太感人

所以都忽略掉了XD←簡稱:盲目

 

另外我一直很想說但是沒地方寫

李雪家的那兩隻狗也太搶戲了吧XDDDDD

而且怎麼拍都無表情是怎樣XDDDDDDDDDDDDDDD

 

順便講一下李丹

其實我完全不意外她的角色性格

我反而喜歡她這種性格塑造

只是放在戲裡很不討喜而已

知道李雪在失去父親前是過著滿滿父愛的生活

所以她其實一直是善良的

但不知道李丹的過去就不應該去苛責她不是嗎

anyway

李丹的嚴重不安全感造就了她所有的行動

她(現在)的不安全感的根源就是媽媽

而媽媽卻輕易的原諒了毀了家庭又跑去自己逍遙的李雪

所以她要大爆發或出來假扮公主我其實都沒意見

因為受傷的人的確需要發洩一下

而且讓朴海英出來英雄救美一下也是不錯(毆)

全站熱搜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