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基啊,我從東京巨蛋回到東京的住處了,參加了SMTOWN,再度短暫的與你們見面。這次的位子不好,你也只有SHINee表演時有出來,但還是有看到幾幕讓我印象深刻的你,雖不滿意,但稱得上滿足。

你知道一個其實沒有在追其他團體的歌迷參加家族演唱會時,雖然不是故意,但總是會有著其實不知道該做什麼的時候^^;;,我坐著就又開始想一些其實現在想也沒什麼意義的事,像是我想著,當你要去當兵時,那時我會特別跑去韓國嗎,或是在那之前我會有機會當著你的面再問你一次手幅上寫的那句話「你懂我的心嗎?」,我還會有機會那麼近距離的看你笑著(其實是想要趕快把我送走),然後如果SHINee有人去當兵了,這個團體會如何走下去呢,就是這種胡思亂想的問題,還有想著,自己多麼幸運,還能繼續聽你唱歌,也多麼幸運,那個手術仍然將美好的聲音留給了你,真的我們見面的機會很少,但是我還是好想跟你這樣藕斷絲連下去,因為每見一次面那種幸福感,總是想持續下去。

珍基啊,然後,我有件事一直要跟你說但忘記講,就是我看了訪問,你說你想將珍基跟溫流分開,希望在舞台上時叫你溫流,我有一瞬間想說,那以後手幅就改成溫流吧,但是很久以前跟你講過的,溫流我叫起來很彆扭(雖然現在好一點了),我喜歡舞台上的李珍基,這件事我是分得清楚的,所以可以容許我這種任性嗎?嗯,如果你真的不喜歡,或是如果我改寫溫流你就會理我的話,我考慮看看,畢竟我也不喜歡已經延續那麼多年的東西突然變了的感覺(我是喜歡固定的type,可惜天生當不成你喜歡的狐狸系女孩)

珍基啊,又不知道下次見面是什麼時候了,希望不遠,在我會非常想你之前能見到就好了,不過這好像不會實現,因為我現在就非常想你了。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