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就是我的語言敏感症吧,或是說更擴大一些,對於事情的是否準確這件事感到敏感,像是我對於別人給我的評價極敏感,當我覺得不準確或是以偏概全的時候,就算是美事一樁我也會非常的不舒服,另外就是如果要跟我解釋A事情,但解釋成B事情,我就會想辦法要導回A事情身上,因為我根本不在意B事情啊,但講多了好像是我很刻薄一般,多少會吞回去一些,「好吧,將錯就錯吧,反正無傷大雅」,這樣地說服自己,而這樣的不確切或誤解感的消除是讓人如此疲倦,看了「隧道」,我覺得我能理解那些瘋子因為被警察「污辱」了自己的殺人動機為無意義而感到更憤怒而殺更多人的舉動,所以今天還跟朋友說自己應該很有病,因為很在意這些事情,即便說出口的人根本不記得自己說過的話,因為覺得自己不用負這樣的責任。

全站熱搜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