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想還是記錄一下

這段時間因為最常照顧我的是haru媽跟haru姨,所以時不時發生她們之間的姊妹爭執,然後我跟haru妹就呆在那邊等他們吵完(遙望)

這幾天就是躺床、下床上廁所,我已經三天沒出房門了,吃喝都靠haru媽救我,然後昨天認識的姊姊來教我怎麼放鬆按摩右腳,結果弄完跟治療師弄得一樣整片都是瘀青(默)

然後每天要冰敷腳,下床是最痛苦的事,因為腳手術傷口還沒好嘛,一下床就整個充血然後爆痛,所以醫生雖然希望我常下床活動以免萎縮但是一方面又叫我要抬腳不要讓腳充血,總之是個矛盾的事情。

今天早上換藥,久違的打開紗布(伴隨著haru媽haru姨的各種吵架),那個縫線真的有夠醜的(默),水泡還好沒有更多,只是之前的破了所以造成一些黃綠的分泌物,我還打回三總的護理站問狀況,感覺還可以啦,就等星期三去回診了。

然後haru媽突發奇想叫我去回診的時候要直播讓大家知道骨折病患怎麼從公寓出去回診(衛教時間?!?!),總之我快成為骨折小專家是沒錯了啦。

因為現在是傷口還沒好所以痛來痛去的時期,也是沒辦法,但過幾天如果拆了線還是希望趁放假的時候做點事啦,畫畫之類的。

全站熱搜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