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前面一篇修修改改變這篇了

追逐夢想
不是要否定過去

而是要在完成夢想時
同樣的讚美過去的自己

無論當時的自己是怎麼樣的一個人

 

整部戲裡,我最喜歡的一幕,是必淑在電視上,當主持人要她一起把「過去的自己」折爛的時候,她那個遲疑的眼神。
因為無論如何,怎麼樣的過去,都是值得讓你回頭去看看的;或許過去像是惠美將朋友踩在地上,用偏見看著別人的高傲,也或許過去像是白熙將自己變成怪物一樣的不堪入目,或許是背負著私生子的醜名,或許是明明充滿著才華,卻忘記了努力,也或許是明知道要減肥,半夜又忍不住吃著泡麵的模樣,以及穿著飼料服,裝作自己是個音痴的樣子。

我喜歡惠美,喜歡她一開始是個加害者,而不是楚楚可憐的被害者。喜歡她在於她的討人厭,到討人厭中帶點可愛,到討人厭裡卻又討人喜歡。有時候要脫下已經戴了那麼多年的有色眼鏡,總是會害怕著陽光的刺眼,但是適應了之後,卻又看得見更美麗的世界,那個腦海裡只有古典音樂,對流行音樂嗤之以鼻的女孩,學會了在各式各樣的音樂裡,看見每個因為她的歌而微笑、流淚的感動,而這時候的她,也讓人看見了,她的眼鏡底下,那雙閃閃發光,純真的眼神,然後再度為了別人而流下了眼淚,美麗的臉龐。

我喜歡森動,一舉一動都喜歡,但是就是那種,你會想偷摸他一把,但是卻又不敢伸出手的喜歡。他的單純,是他獨有的魅力,單純的努力、單純的為了別人好、單純的喜歡看惠美笑,甚至是單純的為了惠美而撒的謊。而當他耳朵開始聽不見的時候,他的那些自我放逐、那些生氣的行逕,卻還是單純的他會做的事,從第一次擦身而過就墜入情網的純情少年,害怕著少女的付出只是同情,害怕著自己失去瘋狂愛上的音樂,但是最終,舞台還是對他溫柔又寬廣,音樂仍然鼓動著他的內心,少女趕走了他,又追上了他的公車。他的單純讓人不敢愛上他,因為自己不夠單純,但其實他需要的,只是一個愛著他的單純的人。

我喜歡振國,戲裡不都要有這種角色,內憂外患全部一起來,腦子裡比別人更多麻煩事,有了誤會又沒辦法跟別人解釋,或是別人根本不給他時間解釋,所以你會看見他的眉頭越皺越深,但是卻又憂鬱的讓你不得不喜歡他。而當他把積了好一陣子的怨氣一吐為快的時候,你又忘記氣他當時的不說出口,只想摸摸他的頭,問問他有沒有事,為他戴上安全帽跟耳機,然後為了他流眼淚。而當他發現惠美的改變的時候,他問的是,妳會喜歡因為忙碌一直不在的人,還是一直陪在身邊的人,他也知道自己錯過了什麼,即使當初他有著各式各樣的理由,但他就是錯過了,可能從錯過他們第一次同台開始,他就錯過了那個為他唱生日快樂的女孩,但是能怎麼辦,她總是衝著他哭,把她送到充滿笑容的那一邊吧。

我喜歡必淑跟Jason,比以上的三角戀情更喜歡,喜歡Jason手機裡那張82公斤的照片,喜歡必淑遲遲無法貼下去的瓶蓋。兩個人匹配與否,是靠著外貌身材,靠著個性契合,靠著互相激勵,還是靠著學習聽取對方刺耳的建議,或是只是貼在櫃子上的棒棒糖,以及一張張心型的便利貼。他曾經跟她說過他的喜歡不是那種喜歡,她曾經發現他不是那麼完美,但是卻又取代不了玩偶底下那個清澈美妙的歌聲,玩世不恭的帥勁。因為錯覺而說出口的告白,原來不是失敗,而只是讓兩個人繼續看清楚的機會,兩百天,從迷戀變成清醒的愛情,從期待減肥結果變成期待她的告白,其實在心中,早就刻劃了她原本的樣子。

還有好多好多的人,在這部戲裡,追逐著自己的夢想,稱不上每個人都喜歡,但每個人都有值得被喜歡的部分,應該說,那些一步一步的改變,一點一滴的成長,讓人不自禁的喜歡著。現在再回去看過去的他們,不成熟的他們,使壞的他們,沒目標的他們,竟然會想好好的為他們歡呼、讚賞他們一番,因為當時的他們,充滿了「可塑性」不是嗎?

而最後,我也忍不住作一些夢。

當女孩完成了她的第一百場演唱會,她走回了後台,化妝間放了一束花,旁邊的卡片,是那個遙遠的男孩給的鼓勵,這一天,也是孤單的他,站上世界頂端的日子,她沒有說話,只是淡淡的笑著,也許,她剛剛唱的第一首歌,他已經聽到了。

女孩換完裝,走出了表演場地,看見了一台機車停在門口,另一個離開很久的男孩,一樣帥氣的站在那邊。

他為她戴上了安全帽。
她上車時又拉了他的圍巾。

「去哪裡啊?」她問,他只是笑著,沒有回答。

駛離現場,穿梭在街道上,聽不見有人正急著找車號4885的聲音。

然後,離摩天輪越來越近。

然後,聽見了,

"出生於冬天的 美麗的你 像雪一樣潔白的 只屬於我的你 祝你生日快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ruharu 的頭像
haruharu

haruharu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