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mo.jpg  

我人生的第一個夢想,兩三歲吧,或是四五歲,我想去美容院幫人弄頭髮,第二個夢想,是當畫家,第三個夢想,是當建築師,第四個夢想,是修飛機,第五個夢想,是做電視。

第一個夢想,現在想想還真是童言童語,我現在可是一個每天披頭散髮去上班,而且永遠搞不定那萬年不移的中分線的自然頹廢人。

第二個夢想,正式破滅應該是在小學吧,當我老爸不准我暑期學校開的才藝班去學畫畫,而逼著我去上籃球課(那課根本快整死我這個完全沒有運動細胞的人),然後我有一個很好的朋友,美術很厲害,就是那種年紀可以畫得跟少女漫畫可以比的大眼睛美少女的那種人,更加讓我自慚形穢,最後一擊,是我終於受到老師的肯定,代表班上去參加繪畫比賽,但是我卻在第一關時正式發現我不能當畫家,因為他比的是素描,而那些真的有被栽培的,他們都有學過,那美麗的光影,而我記得當時,我只能對著一盆其實還蠻醜的草發愣,遲遲下不了筆,我根本不知道要畫"寫實"的東西該怎麼下筆,而且那草醜得要命,誰知道比畫畫是要比畫那麼無聊的東西啊!!!!最後當然是初賽就落選了,我也認定了一件事,我不是個當畫家的料,因為要當畫家的人,竟然要會素描這種難上加難的東西。

之後在成長過程裡,我還是很熱衷於教室佈置、美術課、工藝課甚至去過校刊社當美編,但其實我已經沒想過這個夢想了。

第三個夢想跟第四個夢想,其實都是出自我家大本命,一部叫"協奏曲",一部叫"GOOD LUCK",所以沒什麼好贅述的,放棄的原因前者是因為我爸不準我讀建築,因為說那條路很苦,而修飛機其實是退而求其次(沒辦法我還是讀了相關理工科系),但我又發現修飛機壓力也太大,我實在無法想像自己如果讓飛機砸了會是多可怕的狀態,最終還是勸自己打消這個害人害己的念頭了。

第五個夢想,嗯,其實還是為了本命,可能只是想更接近一點本命所處的世界吧,不過截至目前為止,其實沒有什麼太接近的感覺(廢話XD),但至少發現傳播這條路,還算是我有興趣又吃得了的飯碗,雖然我時常處在焦頭爛額的悲慘狀態。

anyway從上述可以知道,其實我蠻喜歡第二個夢想的,但其實我也知道自己沒那個大天份成為什麼大畫家(特別是我這兩年還遇見幾個畫家朋友,其中一個還是個驚人的天才,當我捧著他隨手幫我畫的肖像畫簡直是驚嚇),我也沒什麼分鏡概念或是慢慢練畫功這種好脾氣,看著我妹連同人誌都畫得出來,其實還有一絲羨慕,有種"CW的世界我也進不去啊...."的感嘆,我的世界就是,有時候公司有人過生日,他們總是把卡片信封丟給我在上面塗塗畫畫,然後開會時老闆講太久就手癢在底下畫個幾隻小兔子(嗯,我從小就愛畫兔子),很偶爾有同事發現我畫得還不差,跟我要幾張小漫畫,然後我自己有一本小小的畫圖本,偶像想到就畫幾筆(大多都是兔子),大概只是這樣吧。

直至去年吧,我無聊開始玩illustrator之後,才又開啟了另一個新的世界,玩玩畫畫玩玩,最後是我貼心的包子人收留了我,直至今天。

可能是對自己有一點點自信了吧,也有一些不切實際的胡思亂想(不過我天生就是以幻想為樂的人就是了),有時候我會想,如果有一天,可以給我幾面牆,還有一個牆角的空間,讓我可以把包子們展示出來,我會怎麼做,我猜我有一面牆,會把蹦蹦生日那七隻貼出來,大大的,一整面牆的底就是原來的紫綠白,那是最大的一件展示品,然後有一面牆,是很多的相框,把包子一個個掛上去,好像外國人家庭那種家庭相片牆一樣的肖像照大全,誰叫我就愛畫腰部以上而已(毆),其他...還沒想到,不過我會在入口的桌子上,擺上我最心愛的黑帽包子珍基的大公仔,差不多是喬巴那麼大吧(這什麼比例尺XD),然後他前面擺著簡介或名片或簽名本....anyway他是吉祥物啦(終於想到適合的名稱了XD),不過每次想到這裡,就更覺得自己真是想太多,畢竟想想可行性跟可能會有的"版權"問題,根本是痴人說夢,還不如去租個攤位擺攤還比較實際,但是我仍然淡淡的在心裡描繪著那個場景,但其實我想我只是自己想參觀而已說不定在我房間就可以完成了XDDDD,還是媽媽心態吧,雖然包子們的筆畫比起其他人筆下的簡單了很多,顏色又沒有層次(沒錯,我依然是光影無能),但每次畫完一隻包子,就會莫名的讚嘆自己兒子怎麼那麼可愛(這人開始下意識的自吹自擂起來了Orz)...well,反正現在我都只是在碎唸而已,不用太認真的理會我。

包子啊~繼續跟我相親相愛下去吧(啥)

全站熱搜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