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基啊,從香港回來後,姊姊的工作似乎也進入了冰河期,很不順利啊,然後前兩天因為台灣天氣的關係,姊姊的過敏又發作了,鼻子跟眼睛都受害了,反正是很辛苦的幾天,你好嗎,看你們是韓國日本兩地跑,我也好想看Dazzling Girl的現場版啊,但是實在是沒辦法去了,不知道哪一天可以真的看到>_<,但是你好像很喜歡日本的樣子,嗯,好啦,你喜歡就喜歡嘛算了,等你再來台灣的時候你就知道真愛應該在哪裡了哼。

剛才在找畫畫的靈感,結果竟然看一看跑去看了Lucifer的MV跟練習室的Dance版本,珍基啊,我好像沒跟你講過,當初我會對你們印象深刻的某一個原因,就是因為那個練習室的版本,當時我有比較認真在聽的韓國團體只有FTIsland(不過事實上我也只認真聽了一兩首而已:p),他們是樂團也不會跳來跳去,所以看到這個我覺得很驚奇啊,一直到現在我再看,我還是覺得很......"誇張",就是有一種"這群人也太靈活,這影片應該有加速播出吧!?"的錯覺XD,昨天我的大主管興沖沖地跟我說她在電視上看到你們的MV,因為知道是我喜歡的,所以她就特別看了一下(順便找你是哪一個XD),結果她看完也覺得很驚奇啊,覺得你們跳得也太好,至於我,當然就是以一種SW的光榮的身分接受了這個讚美(笑)。

珍基啊,一晃眼就兩年了,我不是很早期的飯,可能連中期都沒追上吧,但我應該在飯這個身分上做得還不錯吧。

至於面對遙遙無期的見面日,珍基啊,幸運的是有時候我不需要靠著那些新資訊,就能好好的想著你,所以也沒那麼難熬了,現在台北的天氣很好,很舒服,有空你應該來的,因為很溫暖,而且喜歡你的人很多。

全站熱搜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