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沒有趕稿,也沒特別原因,應該就是「沒這個心情」吧(這句話的發生率應該有80%以上XD),加上最近上班真的太痛苦了(台北下雨通車含公車捷運轉乘兩次真的會很想崩潰Orz),所以回到家八點開始看蛋糕天王,九點就熄燈了。

原本以為那麼早睡好歹今天可以早一點起來,但其實也是不可能的事(毆),反正睡得很晚,但還是在床上賴了一會兒。

結果夢到一個很奇異的場景,是一個飯店,有兩張雙人床那種大房間,我夢見我躺在靠窗的雙人床靠近另一張雙人床那一側,兩張床間有個床頭櫃上面有燈什麼的,然後因為我是側身,我看到蹦在另一張床靠我這一側,已經坐起來了,白色的t恤跟黑色的合身5分褲,他旁邊睡的應該是崔,反正沒醒,我跟蹦好像說了一兩句話,然後蹦走到房門口,然後金鐘鉉也在那邊,他們就在講話,感覺要出去,然後我轉頭要看我旁邊,結果是李珍基,感覺就是那種已經醒來但賴床的狀態,他是頭靠床尾然後整個人是斜的,用手枕著趴在床上睡,穿著綠色的T恤(像是IAM那件),卡其色五分褲,然後他手上還抱了一隻大鸚鵡,白色的,然後那隻鸚鵡就過來要我抱抱,結果我抱不好鸚鵡就生氣了,嗯,就是這樣一個不知所云的夢,也沒什麼意境可言啦因為不知所云XD

全站熱搜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