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基啊,我想你應該不太了解台灣跟大陸之間的事情,anyway有很多政治因素什麼的,我二月的時候去了大陸,見了一大堆從沒見過的親戚,就真的是完全沒見過,根本也不知道有對方存在的那種,但是見面之後,或許是血緣的力量吧也許,反正他們很喜歡我們,我們很喜歡他們,他們對我們很好,我們......我們是去被他們招待倒是真的。

anyway剛剛我的爸爸打電話給我,當時一位對我很好的姑姑過世了,她沒有等到說好的暑假時會來台灣旅遊給我們招待,就這樣離開了。

珍基啊,這是很奇怪的感覺,因為我只跟他們見了......一星期的面吧,但是我現在卻有一種很傷痛的感覺,我記得攙扶著她走上她家的樓梯,然後她對我很好,然後她跟姑丈的夫妻感情,我覺得寫在家庭教育的教科書裡都不為過。

珍基啊,我真的覺得今年太多時刻讓人喪氣跟無奈了,所以我會覺得,泰民出個人solo這件事,是非常重要的(其實這是我一開始想寫信給你的重點,但是被那通電話打偏了一點方向),不是說實質上的事情,而是"夢想實現"的感覺。以前曾經在信裡跟你說過,歌迷喜歡偶像,某個程度就是有一種期待,期待你們越往上爬,那種感覺就像自己也跟著你們實現夢想一般,而且那個夢想是我們不可能實現的。所以泰民出了個人solo我很開心,就像某個夢想被實現一樣,珍基啊,你放心,我更期待你的,當你更往上邁進一步,那樣的成就感與滿足,絕對值得我等待。

所以珍基啊,好好準備自己,然後盡情的發揮自己,給台下的我們一種忘卻傷痛的快樂,夢想成真的暢快,姊姊可看好你了!珍基啊,姊姊喜歡你(比愛心)

全站熱搜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