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基啊,今天早上我從韓國回來了,結束了我衝動的為了看你們一場演唱會飛到韓國的緊湊行程。

我刻意的不去看前兩場發生的事,上一封信裡提到,我知道你哭了,但也僅止於此,我沒有去特意的看你哭的時候說了什麼,為什麼而哭,現在也只是如果有看到,一眼撇過而已。

珍基啊,我也交換一下,告訴你我想哭的時刻吧(這麼說是因為最後一場你沒有哭,所以我也忍住不哭了),一個是你跳踢踏舞的時候,好奇妙,那無音調的踢踏聲,卻震盪著好像你要表達的一些話語直入心底,我記得你穿的是全白,白色的外套,白色的你。

然後......我竟一時記不起來了。

珍基啊,結束後我沒有去接你下班,也沒去藍夜的現場,然後藍夜我聽一半就睡著了,原諒我真的聽不懂啊,所以也只是看著你的臉讚嘆你很帥之類的。

珍基啊,我想我追求的浪漫的一瞬間,終究是在舞台上能與你有所互動的時刻,不限於是我們非得四目相對(但這很重要請不要忘記),而是你們的演出深深烙印在我腦海裡的那幾秒鐘的感受。

珍基啊,來台灣吧,再讓我們浪漫一下吧。

全站熱搜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