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有點事讓我不是很想把這些時間的事寫出來,還是來結尾一下。

基本上在台灣這幾天的日子就是不停的打掃房間,買了新空氣清淨機←因為我房間太久沒人住那灰塵跟味道真的很恐怖。然後也沒有特別吃什麼,大多時間賴在家裡,去了一趟桐花幫haru妹慶生,然後跟sw友碰個面送個小卡這樣。

好的時間快轉到星期四下午,我帶著一大堆的零食(應該說真的只有零食)的行李箱再度到了機場,然後飛機delay了一小時,在關內吃了加熱滷味(對滷豆皮毫無抵抗力),再度飛到東京,因為delay所以到的時候已經半夜了,沒弄什麼就睡覺了。

星期五早上把我還沒吃完的吐司吃一吃,然後去了咖啡廳跟NW店長正式道別,接著就去一個面試,結束後去了新宿跟台灣友人們吃送別會,之前看電影去過的那間店,因為我實在太想吃批薩了,吃完後我們還二次會去了一間咖啡廳喝咖啡聊天,弄一弄也十一點多了,然後我,就去了李先生那裡再喝一杯跟他道别←是的到底是有多忙碌。回住處後繼續打掃整理,因為星期六早上要倒垃圾所以不準備不行啊Orz

星期六一早倒完垃圾再繼續收拾,其實我已經快掛了(因為前一晚收到兩點多又早上七點起來倒垃圾),之後房東來看狀況然後給我押金什麼的,然後下午我再度開始道別之旅,先去和菓子然後去砂時計,接著去斯里蘭卡跟一個人碰面,然後把我已經十幾公巾的一個行李箱先寄放到靠近機場的置物櫃←因為我算算行李一定超過三十公斤所以分兩次帶去我活下來的機會比較高^^;;

接著就瘋狂了,在台灣時我突然收到一個sw友轉來的訊息,說有多一張曹圭賢的台灣演唱會門票,因為有人不能去所以要送我,就寄了國內快捷給我,所以就算是時間已經超緊繃了(東西其實還沒收完)還是殺去海濱幕張(就地理位置來說,就是離開東京都到了千葉縣),然後看了他的演唱會,位子不算好但是因為是小場所以也不會太遠,而且他演唱會服務很好,不過在最後一大段時間我都在想如果是李珍基的控多好這樣。

結束後殺回東京,去了斯里蘭卡再跟所有人道別,終於回家收尾,然後睡不到三小時,凌晨三點多起來整裝去了機場,順利到機場但行李超重不能免,但我已經完全自我放棄因為太重,就給他付了不少錢(淚),然後去了機場的餐廳吃了豬肉烏龍麵,入關後買了零食吃,因為行李太重我根本不想再買任何東西,之後就順利的上飛機回家了,上次在飛機上一直看漫畫,但這次實在是太疲倦,就是除了吃飛機餐(還是一模一樣的飛機餐)以外的時候完全在爆睡,真的是睡到都懶得下飛機那種程度,回家後,就繼續爆睡,下午去醫院看住院的家人,晚上再跟sw友碰了面吃了飯,好的,我的打工度假的日記(雖然最後幾天是拿觀光簽進去的)終於正式的結束了,可喜可賀,恭喜恭喜。

我其實到現在一直沒有很真正覺得我離開哪裡或回到哪裡,回公司上班覺得好久不見的都是其他人,我倒是第一天就很普通的開始上班了(除了因為是復職所以座位是新的也沒電腦沒電話有點麻煩就是了),嗯,而且我連假還要去公司加班,有沒有那麼累啊我Orz,但是是要努力賺錢的時候就是了。

PS至於我到底為什麼要發瘋再去一次這又是個很難解釋的問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ruharu 的頭像
haruharu

haruharu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