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去了金曲獎,感謝朋友在倒數幾天天降甘霖賜票一張,讓我得以入場見證陳信宏得最佳作詞的歷史瞬間,另外內心另一個很希望得的獎最佳專輯也得到了(因為單歌不敢說,但自傳這一張的整體性真的做得很完整豐富),可喜可賀。

星期天去了金玟錫的見面會,也是感謝朋友賜票,這個月過得很貧窮能進場真是太好了TvT,一等兵今天非常有誠意,覺得高興,期待他跟兒子的新戲。

喔對,昨天參與了Highlight的盛事,連我都竟然猜得到凸透鏡是起光但是進不去啊哈哈哈哈(汗),一方面很同情Light們,一方面慶幸閃的時候沒悲劇Orz

然後看了兒子的人氣歌謠覺得開心,但兒子你該去剪瀏海囉不然視力會變不好喔~~~~~但是兒子實在太可愛了吼>v<

內為部落格管理員一如你們所知(?)的深夜自我亂七八糟的心情談話

我覺得我在追兒子的這幾年,有幾件事是很後悔的,到現在還是覺得自己做了很蠢的事情。

但有些事我是不會後悔的,像是我其實每次說是賣自製週邊但我實際到底賺了多少錢還是賠多少錢還是又花去做多少應援還是說不定只夠我買畫畫時喝的那幾杯飲料之類的,這部分我是心安理得的,被好朋友(甚至是sw友)唸說什麼不會當商人或是妳搞清楚迷妹很有錢會自己掏錢等等,我仍是心安理得的,我有賺的話,那些錢套進我的工時來說不過就是不到勞基法的基本薪資的1/10吧我想。

如果很久很久以前真的很久的那時候知道我的人,可能知道我曾經為一件事大發脾氣(或是我沒有寫得那麼嚴重但其實我非常生氣),也是買賣之間的事,現在雖然已經事過境遷,也沒想翻舊帳,只是提起來說一說,我對於用很......暴力的價格這麼說吧,自己人賺自己人的錢這件事,非常的,不屑。

喔,順便說說,我不喜歡自己做代購一個原因是我討厭麻煩,另一個是我是個不會定價的人,有次轉讓週邊有人傳訊息跟我說過我賣得好便宜,而那次的定價已經是我覺得賣得挺貴的價格,當然你要說人家就是願意掏這些錢出來,是你不懂市場價格,但我就是做不到去很大手筆的挖同路人的錢的事。

幾個月前朋友傳的幾個訊息,我看了非常的憤怒,細節不提,但一樣就是一個,用一個極商人的態度來坑殺同為歌迷的人,並且是比商人還沒道德的方式處理,我真的為其中受害(甚至沒有意識到自己受害)的sw感到傷心。

我在五巡會場裡聽到後面的sw(是妹妹們)說到,追了很多年,以前都沒錢來,終於到今年大學了,存了錢可以買票來看了,我看完控後其實常想起她們的對話,有點心疼,因為那不是一場很完美的演唱會,從演出的狀態(我指的是節奏與刪歌的部分沒錯),到應援的失誤(請容許我用失誤這個詞,因為對我來說就是失誤),我很心疼她們第一次來看控卻是這樣的狀況(不過她們有可能看得很開心也不一定)。

這幾天有在想,是不是專頁再開起來,純粹是做興趣,丟點自己喜歡的影片什麼的一樣的做些亂七八糟的評論之類的,但我真的很不喜歡看到那些似是而非的事情在我眼皮底下,有可能有一天我就爆發槓上了人,但是至今我不知道自己在台灣SW界真的算有名與否(因為回答我有名的人可能就只是能看到這篇文的那些本來就知道我的人而已),我槓上了人,是有意義的嗎,我說出我看不下去的話去捍衛我認為對的價值觀,究竟是好的嗎,如果我不是個有名的人,我會被群起攻擊嗎?如果我是個有名的人,這會變成一種帶風向嗎?這會變成一種網路霸凌嗎?

說過了,我有語言敏感症,所以激怒我其實很簡單,用一些很爛的修詞就夠了,所以究竟我的判斷是對的嗎?我的想法是否偏頗?

總之只是想想,但也沒真的做了,最近常在想,在當sw這過程,現在唯一可說是夢想的,就是看著兒子出solo,然後去一場簽名會,當面跟他說那些很多年想說的話罷了,要淌上述那些渾水,也覺得累了,只能說慶性自己的幸運,又心疼那些沒有辦法看清而被欺負的sw們。

全站熱搜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