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其實覺得自己真的很適合讀心理學,或是說我應該會讀得很開心。

小時候我印象很深的一次是,一大桌人吃飯,我正想著我要夾想吃的菜,haru爸唸我說"妳急著搶什麼,我又不會不讓妳吃!!"

就那麼小的事情記到了現在,小時候不會回嘴,但我那時候想的是"誰知道你們會不會給我",我是覺得啦,這可能是因為當姊姊的自我防禦功能吧,因為小時候太常要讓妹妹所以被剝奪很多東西,很多很小真的很無聊的事都記著,像是haru媽把我錄了加菲貓卡通的錄影洗掉錄了haru妹的幼兒節目,還有一次是去了麵包店,我心愛的蛋糕在塑膠袋裡被haru妹的麵包壓扁了,我發了好大的脾氣,但是當時沒有人真的知道我氣的是什麼,只覺得我愛撒氣這樣。

所以挺矛盾的,一方面因為有妹妹慣了會就很自然的掏東西給別人,另一方面又對於自己喜歡的東西充滿霸道,或是或別人不小心戳到這痛點,我會馬上被激起來,大概就是這樣的吧。

全站熱搜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