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酷的神,竟然送了我一份禮物,那就是─讓我必須遇見妳。

 

一開始是不可理喻的,莫名其妙的拿結婚交換資助的命令,如果對方是個出身豪門家世顯赫、落落大方、會至少兩種樂器的優雅企業千金也就算了,原來是個窮到爆的追星族女孩,不過殘酷的神向來都是這樣,下達旨意時看不出他的企圖,還是只是表現出他對於你自顧自的想要闖出一個名堂的不屑一顧,但是這次,他用的方式還真是猜不透,他的態度也比平常更獨斷殘暴一點....
你原本以為,她不過就是這樣,只要把她藏起來,一百天後,你得到你想要的,她也可以跟她那個"親愛的"遠走高飛,但是「原本」,總是會有「後來呢」來接續下去。

後來呢,你發現一些驚人的事,
她竟然讓殘酷的神笑了,那種八歲以後,就沒有看過的,溫暖的笑容。
還有那張照片,二十年前,那段被封鎖的記憶中,有她,以及一個被遺忘的約定。

那天晚上,你告訴她,你會盡全力的追求她,說出口的那個當下,你可能還是只想著,若是最後她選擇了姜武玦,自己會一無所有,畢竟這次神他強硬得讓人喘不過氣。
背著她回房間,照料她的腳,拿走她的手機,你很清楚她的不自在,你自己都想問自己在幹嘛,但還是輕輕的吻了她的額頭,那個可能曾經跟自己有關的傷疤。
吻了她,或許只是手段之一,這個浪漫愛情派的幻想少女的確會中招,但是你,好像也遭受了一些波及,想著照片的來歷,想著她跟爸爸的關係,也許會想著,這樣是不是嚇著了她,她應該睡不好吧。

所以,你寫了一張紙條,在她的房門口,為了紙條該放哪而煩惱不已。

然後呢,你漸漸發現到,你看到的她,開始變得特別,
她愛看戲,但她不光愛看戲,也有可能是她真的看太多,倒是分析得頭頭是道。
她平常就像個小孩一樣,但打扮起來,竟然可以那麼漂亮。
她能討爸爸歡心,雖然你的眼光裡閃過一絲失落,但也帶著安慰,因為爸爸真的笑了。
她的不經意,也不經意提點你,通過編審前把戲拍好,那種就是要拍給他們看的魄力。
她對姜武玦的在乎跟擔心,突然的讓你羨慕起來,那種有個人掛念著你的感覺。

原來世界上有這樣的一個女孩,她像陽光一樣,可以讓殘酷之神融化,
她也微風一樣,為你帶來和煦的溫柔,推動你前進。
她幫自己調整領帶,她說了一句:「客觀的角度來說,代表你很帥。」
都讓你嘴角忍不住浮現淡淡的笑。

想知道她跟姜武玦在一起時在做什麼;想知道她自己一個人的時候在做什麼。

所以「為了達到目標而想辦法取得她的心」這種想法,慢慢的變質了,好似男孩任性強勢的勝負欲甚至大打出手,已經不再是那個物質主義、雙重人格、無禮的傢伙主導的行為,而只是單純出於鄭仁這個人內心的渴望。

所以你枝微末節的懷疑,你想知道那種不對勁的感覺是為什麼,你看見她的遮遮掩掩,但也或許你想的,不是要知道什麼真相,而只是,在下雨的日子,她忘了把傘帶走,你帶著那把傘,跟著她,到了那個人的家,然後你跟著她,到了書店,跟她在書店相遇。

那一個午後,你跟她一起,把自己藏在文字裡,那種不需要去在乎別的事情的輕鬆。
你偷偷的瞄著她看的書,被她發現時反而不自然起來,
沒有對話,她的微笑藏在圍巾裡,你也不禁笑了。

她帶著你,經歷一件件,屬於她心情不好時會做的事情。
她帶著你逛傳統市場,那種與人貼近的親切感。
她帶著你吃大棗,把太陽都吞進肚裡的暖和。

在她身邊,不需要假裝的堅強,因為她的關心,會填滿你的心。
她就是這樣,你只要說沒睡好,她就是會記在腦子裡,幫你想辦法。
但她也是這樣,聽到姜武玦生病,會生氣擔心;
她的嘴巴上碎唸著,你看著她,卻好希望她的脾氣是發在自己身上。
分開前,她鼓勵著你,她的一字一句,深深激動著你。

所以你失控了,明知道不能這樣,還是忍不住一把拉回她,深深的吻了她。
失控的情感,為你帶來的不只是一拳,而是她被姜武玦帶走的背影,你遲遲不能離開的步伐,懊惱著自己的衝動、或是自己的無能為力,思索著,他們那充滿違和感的關係,還有,你們之間的微妙關係。

雨不斷的落下,你沒有哭,你不能哭,
因為殘酷之神不准你哭,因為你要堅強,因為,她現在不在你的身邊。

 

 


 

這篇寫到最後我竟然也想哭了

雖然一直告訴自己不能愛上男二

但我就是男二命嘛(攤手)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