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y-1.jpg 

好久沒畫圖了

這次純粹用以拉跟Photoshop

手畫得很酸

頭髮不小心畫太多

但是因為不想浪費(?)就不管他繼續畫下去了

不過成果個人還蠻滿意的

內為感想

 

結婚是假的,愛情是真的。

 

愛情果真像是交通事故一樣,沒有預兆,突如其來的,當你一回神,意外已經發生了。

就像你在幾天內,竟然已經習慣了這個嘰嘰喳喳的女生,因為每天怕被老爸監視所以死黏著你不放,連帶著你也要一天到晚在大馬路上奔跑,她其實不懂你的音樂,你也知道她根本是個音痴,還不錯的是,她煮的飯很好吃,很會打毛線,穿著圍裙打掃家裡,認真到有時候會以為她真的很喜歡打掃這份工作,不過她也擅自搬了台電視到你的家裡,成天在你的家裡看著不切實際的偶像劇,事實上她也根本不該是情人的選項之一,要分析她起來,應該是二十多歲的女孩卻有著結婚十年的家庭主婦的心智跟才藝,再加上被電視劇沖昏頭的浪漫愛情觀,組合而成的一種,奇妙的人種吧。

但最詭異的就是這點,
當她突然無聲無息個一兩天,
你突然就覺得空氣中少了什麼東西,

她穿著貴得要死的衣服,
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在公司,
你會莫名的吃味,

你會因為看到她的簡訊而笑,
你會因為她發現你把毛線解開而一臉"慘了"的表情,
你會因為看見她跟那個人竊竊私語而火氣上升,

她不是愛情,而是比愛情更讓你渴望的感覺。

有個人,會在家等你回來。
有個人,會在你生病時幫你煮豆牙菜湯拌飯。
有個人,會對著你碎碎唸。
有個人,與其跟朋友們續攤,你比較想跟她一起回去。

「你有一個零分的媽媽,卻找到了一個一百分的女朋友。」

就是因為這個零分的媽媽,使得那一百分的空缺,一直在心裡的角落霸佔著,每一次有個人進駐,二十分、三十分、四十分....你反倒害怕了起來,那一個每次突變成九十分的媽媽,帶來的就只是短暫快樂跟一大堆的麻煩,不過麻煩倒好處理,難處理的是,每次她旋風式離開,又帶走的心裡的某些重要的東西,像是義氣。

所以沒辦法,沒辦法讓人太靠近你,如果有人進來了,兩天後廁所就多了一支牙刷,然後多了一個Hello Kitty的馬克杯,而且邊緣還有粉紅色的花紋,她會趁你不注意的時候把玩你的吉他,你發現大為光火時,她只是無辜的說:「我只是想把它擦乾淨。」而到了某一天,她又爽快的離開,留下無意義的一堆垃圾。
所以一個月,夠了,這個人才叩到你家大門,拿了禮就請她離開,乾乾淨淨。

沒想到的是,這個女孩,竟然擅自搬了一台電視到家裡,跟媽媽一樣,翹著腳看電視。

假結婚這件事之於你,從來不那麼重要,因為就算曝光,衰的也是魏瑪麗,但是事情越變越奇怪,你也發現了,被鄭仁挑釁,如果只是男人之間的勝負之爭的生氣也還好,但事情感覺更糟了,因為她已經(被迫)在家裡醃起泡菜了。

不能再這樣了,沒有人可以永遠停留在這裡,
連媽媽都是這樣,在冰淇淋融化前就消失無蹤,
就算她說義氣,但是我看到的,是在雨中,那個人吻了她。

你哭了,把自己藏在棉被帽子圍巾一層一層裡哭著,這不是你一貫的作法嗎,先下手為強,與其被傷害,還不如事先說好遊戲規則,然後在不對的時候趕快把人推開,但是你為什麼會哭,為什麼會那麼生氣,為什麼保護了自己,卻聽著她淚聲中說著對不起,看著她強顏歡笑,把事情放一邊先幫自己養病,好像,讓自己受了更重的傷....

醒來,看見她還在,幫她蓋好了被子,你嘆了一口氣,好像心裡打了一個結,找不出解開的方法,直到....

「我們並沒有結過婚,這都只是謊話。」

結婚是一戳即破的紙,但愛情是交通事故,一回神,意外就是已經發生了。

 

她施了哈利波特的魔法,解開了結,

但是卻好像烙印了一個閃電般的傷痕,留給你。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