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似是自由的,其實是囚禁的。

 

你一直是這樣的人吧我猜,看似過著自由自在的生活,但其實又為錢所苦,還要處理媽媽莫名其妙捅出的一堆麻煩,看似瀟灑,但其實又愛吃醋得要命,看似看不起很多事,但你其實是在意的也許。
                                                                               
就像有一天,她的爸爸又找上門,你跟她倉皇落跑,最後還是要鄭仁幫你們掩飾一把。
你不願意,但是沒有辦法。
你不願意女友住在別人家,但是你沒有辦法。
你不願意處理媽媽的問題,但是你沒有辦法。
你不願意被塑造成偶像派,但是你沒有辦法。
                                                                               
就像童年時那些紙飛機,
你能換來什麼,
不過是窗前的驚鴻一瞥。
一個人站在寒風中,
你沒有辦法改變什麼。
                                                                               
從這個家,換到那個家;這裡拋棄你,就到那裡,然後再被拋棄。
這裡,這些人說你晦氣,到了那裡,還是一樣。
有誰曾經認真的看著你,摸摸你的頭說你好棒。
有誰曾經給你一頓豐富的晚餐,而不擺臉色給你看。
也許你那麼想掙脫的,是那個被人瞧不起的自己。
                                                                               
所以你努力的過一個沒有人去指教你的生活,過一個站在舞台上有掌聲的生活。
你的一派吊兒郎當,掩飾著你的不自由,拿起麥克風的那一抹自信的笑,台下那些瘋狂尖叫隨之起舞的人們,他們不知道,你可能才剛在冰淇淋店外,一個人在寒風裡,吃了兩人份的冰,等一個不會回來的人,可能再加上兩百萬的債務。
你不會有超過一個月的愛情,你不會讓自己可以有被拋棄的機會,除了瑪麗。這個根本不是你的菜的女生,莫名喜歡她的義氣,喜歡她的陪伴,喜歡她不切實際的少女幻想,喜歡她有時候像老媽子一樣的碎碎唸,喜歡她傳簡訊問你在哪裡,喜歡她叫著你的名字的模樣。
                                                                               
但是你越付出、越認真,甚至連「取得妳爸爸的承認」這種話都說出口,你卻也發現,
你的在意,卻是你的致命傷,引出了那個潛藏在內心深處的自卑。
                                                                               
你不如鄭仁有錢有勢,你討不得瑪麗爸的喜歡,你媽媽還會突然扯了你的後腳。
雖然你好像很嫌棄鄭仁為瑪麗佈置的房間,但其實你說不定更嫌棄做不到的自己。
                                                                               
所以你那麼容易生氣,每當你看到瑪麗跟鄭仁在一起,都是一種壓不下來的衝動,他們兩個看起來聊得很開心,他竟然醉倒在她身上,她竟然穿上婚紗,難道她真的要跟鄭仁結婚!?
就像是自我保護,你總是大發脾氣一場,搞得瑪麗哭著來追你來解釋,你發現瑪麗真的是被誤會的,又是自責不已,然後再上演一段大和好,一直在這樣的循環裡,你一再的確認確認再確認,瑪麗沒有動搖,瑪麗沒有愛上別人,瑪麗只愛我一個人。
                                                                               
事實上,你只要想走,長輩們會列隊恭送你離去,只是你選擇了留下,或是你走不了。
很努力的想要改變,所以你接受了鄭仁那些讓你想抓狂的提議,一連串不符你個性的行程,沒有喘息的生活,被當作一個模特兒被放在台上擺笑臉,還必須跟前女友裝甜蜜合拍雜誌,但是你都接受了。
這個世界好像一直告訴你,你不夠資格,你是個花花公子,在百口莫辯的狀態裡,你也只能把自己的外表弄得好像更體面一點,把自己搞得好像是個somebody。
讓自己好像變得越來越厲害,好像越來越有資格跟瑪麗在一起。
就像萬聖節派對一樣,穿著一件誇張的外衣,引人注意,但其實回到家,你還是你。
                                                                               
你想做的,
其實只是在舞台上大喊著「我愛妳」,
然後看到她害羞的模樣,
那麼簡單。
                                                                               
氣球膨脹得越大,越容易被戳破。
                                                                               
你企圖想改變外在,
卻沒發現,
真正的傷口一直是在內裡,
好像這一次脾氣發完了就過去了,
但其實內傷越來越重,
                                                                               
當你興奮的拿著項鍊,
卻在家裡找不到瑪麗的時候,
當你走進鄭仁家,
卻看見鄭仁抱著瑪麗的時候。
                                                                               
努力的折了好多好多的紙飛機,
你用力的射向那扇窗,
窗子開了,媽媽對你揮了揮手,
窗子關了。
                                                                               
你花了那麼多年,才碰見的,足以跟媽媽抗衡的愛情。
跟她的第一個聖誕夜,第一個生日,是世界上最悲慘的晚上。
                                                                               
好像一切都沒有改變,
你不願意,但沒有辦法改變。
自己還真是個晦氣的傢伙,
什麼衰事都會撞見。


                                                                               
「瑪麗真的愛我嗎?」


                                                                               
「沒有愛上她就好了。」

 


嗯...好像沒有寫很好...就將就點看吧(這放最後講是怎樣XD)

全站熱搜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