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你有沒有得到幸福,他們沒有人在意。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你哭,當你夢見被遺忘的場景,哭泣的媽媽,冷淡的爸爸,靜靜看著的你,還有,那張罪魁禍首的照片。然後,媽媽離開了,你只能對著電話哭著;然後,你被綁架了,你失去了記憶,也失去了可能慈祥過的爸爸。

每一年,你的聖誕節,都不知道怎麼過。
或許有收到禮物吧,但是總缺少你最期待的人的那一份。
或許有吃到蛋糕吧,但是沒有人陪著你吃。
或許你還是會把襪子掛在床頭,隔天早上再當作沒事一樣的把空無一物的襪子收起來。

你一直是空空的,每天過著制式的生活,就算是跟爸爸吃飯,兩個人也無話可說。
你也只是盡力的去滿足爸爸的命令,盡力去想要表現自己,人家看你體面,但你也很清楚,你一直是空的,也難怪你空空的禮貌可以那麼令人不爽。

你曾經想要不一樣,那雙再也不能彈吉他的手,是你反抗的證明,也是戰敗的記號。
但是當時看著鮮血直流的自己,你說不定反而覺得自己活得好真實。

或許很多人夢想著你一樣的生活,有著自己的房子,有品味的生活,好的工作,而且還有個有錢的老爸,也正是他們都只看到你的這一面,所以他們沒有想過,你其實是那麼的不快樂,那麼的不自由,而且你也是那麼的努力。

他們理所當然的認為,你是幸福的。

所以你總是面對很多責難,長輩們不懂你為什麼會輸給花心少爺、瑪麗不懂你為什麼硬是埋頭一個人籌備婚禮而不取消,你夾在中間,還必須想著,這個女孩的媽媽,毀了我幸福的家庭......

你為了爸爸的殘暴跟姜武玦道歉。
你向瑪麗爸說,自己是為了錢才假裝跟瑪麗在一起。
你向爸爸翻臉,受了爸爸狠狠的一巴掌。

突然,好像沒有人站在你的那一邊。
你的解釋沒有人理解,
你的作為沒有人體諒,
就連瑪麗,
她也一直吵著要終止合約,
她也認為你一直在逼她,
那個最重義氣的女孩...

眾所矢之,可能就是這種感覺吧。
雖然你實在也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

今年的聖誕夜,
又是一個人嗎?

在這個難以拆解的局勢裡,
你還是想起了她,
也許,她會來吧,
畢竟,她曾經是將別人的一句話放在心上的女孩,
所以你打了電話給她,

但是她告訴你,她再也不會踏進你家。

空蕩蕩的房間,
每一個細節,
都是你精心準備的,
粉色的床舖上的花朵,
好像她曾經在這裡生活過的空氣,
淡了。

又是空空的自己,在聖誕夜,準備了大餐,但是位子還是空的。想著她在這個家裡生活的種種,不斷出糗的自己,還有她的笑容。

一百天還沒有結束,為什麼就像被宣判了一樣。
直到,你聽見背後那熟悉的聲音。她還是會來的不是嗎,她還是願意陪著你,她可以跟你分享聖誕節的記憶,她可以跟你一起吃蛋糕......











「離婚吧。」











真是世界上最悲慘的聖誕夜,比起以前的任何一個孤獨的聖誕夜都還糟糕。

Wonderful Day看起來是即將成功了。
你卻覺得自己一敗塗地。

滿足這個人,幫助那個人,
難道自己真是聖誕老人,
送完禮物回到家,
連幫忙打包的小精靈都去狂歡了,
麋鹿累得睡著了,
只有你一個人孤獨的坐在火旁等著天明。

但是是聖誕夜啊,誰不需要在這種日子裡,有些特別的關懷、特別的溫暖。
一把抱住她,像是懇求般的,希望時間暫停在那一刻。

一下下就好,至少讓這個晚上,不是自己一個人。
聽聽她的心跳聲,感受她的溫暖。
不是空空的自己。


雖然,你幸不幸福,沒有人在意。


就像你的眼淚,被遺忘在記憶的深處一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ruharu 的頭像
haruharu

haruharu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