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我們都在選擇。
最後,我選擇拋棄妳。


對於妳,一直是矛盾的,或是說越來越矛盾,我從不認為妳是壞人,妳也的確不是,但妳卻又是我最棘手的敵人。而每每我要提醒自己,妳是我應該懷恨在心的人,卻又在妳受傷害的眼神裡,失去了憎恨的能力。
我看得見的,當妳聽到「要避免孤兒或收養的形象」的時候,妳有多無助、多憤怒、多傷心,妳從來不願意丟棄掉的過去,甚至這是讓妳進宮的動力,卻在別人眼中是那麼不堪的人生。我也知道,妳可能需要有人在妳的身邊,像妳的媽媽一樣,在這種時候,摸摸妳的頭,把妳抱在懷裡,讓妳好好的哭一場....
不過我不能這樣,因為這只是最簡單的一步,我只能以家庭教師的身分給妳忠告,妳如果要繼續當公主,接下來要面對的,比這次多得多,而在那些情況下,妳就算受到了任何的攻擊,都不會有人保護妳,就算....我也一樣。

「我已經習慣沒有人保護了,我是孤兒嘛。」

聽到這句話,我應該要高興的,好像妳很坦然的要面對一切,
但我卻好像狠狠的被甩了一個巴掌一樣,

用傷害自己的方式來回答我,
卻看見了最脆弱的李雪,
包裹在偽裝的堅強底下,

然後重傷了我。

特別是當妳消失在宮中,我遍尋不到妳的那幾分鐘,我想了很多很多,妳會去哪裡,妳是不是在哭,甚至是妳會不會做傻事....我想太多了,妳這個把全部人搞瘋,然後自己躲著看古裝片的傢伙,自主學習!?我可要小心哪天真的被妳暗殺了!

因為我可是最帥的敵人。
我是最令妳討厭的敵人。
我是最讓妳疲倦的敵人。

什麼?我竟然不是三冠王?!

關於這件事,我真的很好奇,當然我是最帥的敵人這個無庸置疑,那另外兩個呢,我不是最令妳討厭的,還是我不是最讓妳疲倦的;或是說,我想要知道,妳不討厭我,還是造成妳每天在那邊賴床死不肯上課的主因不是我,李雪公主,妳真的有讓人失眠的本事。

但又對妳發不了脾氣,
因為妳給了我一杯微笑的熱牛奶,

逗妳很有趣,
牛奶很好喝,

知道妳會擔心我,感覺很好。

只是我不能沉溺,不能沉溺在妳笑起來時彎彎的眼角,或是總是沒有公主矜持的笑容,有正事要做的不是嗎?妳要選擇,養父還是親生父親,只是當妳選了養父,我的責任,就是讓妳不得不改變選擇。

「妳想要的真多,我因為妳都要失去一切了,妳卻連一個都不願意失去嗎?」

我其實知道,妳想要的不過就是守護妳的家人,只是這兩位父親之間,那種完全抵觸的現實,這是妳再怎麼想要擺脫都無法逃離的夢魘,但是既然不可能兩全其美,妳又不願意當劊子手,拖得越久,不過就是增添麻煩,就算是逼著妳,還是要妳畫押判決。

一面幫助妳,一面折磨妳,我希望的是,妳就乖乖的聽我的,不要去聽其他人講什麼,不要向其他人求助,特別是那一個不知道哪來的自信心的教授,不想要看著妳衝著他笑,妳只要對著我發著那些小脾氣就好;妳受了很多的委屈,也鬧出不少事,或許這就是妳的求生之道吧,經常出亂子的公主,靠著這些雞飛狗跳的事,忍耐著活在這個冷冰冰的地方,只有妳一個人的宮裡。
聽到允珠說,妳說妳要好好的當公主,我嘴巴上說這樣很好,就不需要對妳有歉意了,心裡卻酸酸的,我帶著愧疚面對妳,妳卻不帶抱歉的面對我,妳一心只想著妳的家人,從來沒有想過我的立場,沒有真正意識到「公主」這個身分,所以我無法去安慰妳,就算是妳是那麼痛苦的將一頁頁真相給燃燒殆盡。

這個晚上,妳沒有再送來一杯熱牛奶,所以我又失眠了。

但是真相是可以燒一燒就沒這回事的文件嗎?妳的選擇突然又變成我的選擇,我必須在讓自己的爸爸成為好人或壞人之間做出抉擇。我要相信是爸爸讓妳過了那麼悲慘的人生,還是繼續恨著妳,把妳當作搶走我一切的強盜。妳與我擦身而過,妳轉頭望了我一眼,我也回頭看了看妳,我們人生的交叉點,竟是那麼的痛。

該怎麼面對妳才好,我突然懂了那種心情,那種誓死守護著那已離去的人的名譽的心情。我該如何是好,帶著妳尋找妳爸爸的蹤影,然後崩滅我爸爸的溫柔;當妳看著照片時滿足的笑容,聽著妳高興的說妳記起來這些地方,妳說妳越記起來,越有自信心完成記者會,妳的眼睛越閃耀,我就好像越陰暗。

妳發酒瘋很煩人,但是很可愛,但是妳說的每句不加掩飾的話,都重重的戳進我心裡,妳說妳不害怕,因為我在這裡,妳說我信得過,這是我最沉重的謊言。
我會因為妳發瘋吧,因為不知道該拿你怎麼辦,我沒辦法討厭妳,沒有辦法那出那些堂皇的理由跟妳宣戰,跟其他那些人一樣,明明白白的挑釁妳,然後呢,妳竟然也不討厭我,最應該恨我的人,卻說我不是最討厭的敵人,卻給我突然其來的一吻。

所以我真的發瘋了,在這個晚上。

妳絕對絕對,要忘記這件事。

因為明天起,我要拋棄妳,為了妳,也為了我。

全站熱搜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