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經說過妳很貪心,妳什麼都放不下;
但其實最貪心的,是我。




當那些人認為我是真的幫助了妳,雖然耍了強硬的手段,但也的確鞏固了妳公主的地位的時候,有人稱讚我,有人懷疑我,有人對我生氣,但應該沒有人像妳那麼的─恨我。
但或許這是最好的解套,站出來說妳爸爸(無論是哪一個)的不是的工作不是由妳來做,而那些可能造成妳未來困擾的事情一次解決,讓妳大徹大悟的認清楚,妳是公主,妳已經放棄了過去的人生,妳心中的那些重要的人,之於妳已經沒有任何關係了。

我也知道,妳會恨我,
而且是非常非常的恨我,
妳會躲到一個地方去哭,
妳會跑去想盡辦法告訴媽媽跟姊姊說「這一切都是朴海英的陰謀!」,
妳會衝到我的房門口叫我出來,

我都知道,但我還是選擇拋棄妳,為了保護妳。

但我不知道妳會這樣說,
妳說,妳認為其他人不會向著妳,但是朴海英會;
理由,不知道,但是妳以為我會守護妳。

但我現在的身分,就是一個大壞蛋,一個把放妳在門外哭的大壞蛋。

然後在門後,克制著自己,打開門緊緊抱著妳,跟妳說「對不起」的衝動。

事實上,我比妳貪心,貪心得太多。

我想了很久,我無法選擇否定我的爸爸,他仍然是我記憶中的慈祥的模樣,就算相框上出現了裂痕,他仍然是我的爸爸,這樣子的心情,妳或許最能夠理解吧,所以我仍然是妳絕對的敵人。
我們要消除敵對關係,除非我放棄,真正放棄一切所有我過去擁有的,但是這也不可能讓我們有機會在一起,因為我終究是爺爺的孫子,他不可能會讓公主的名譽遭到傷害,像是跟大韓集團的長孫扯在一塊兒,就算有一天我斷絕了親子關係,爺爺也不可能會認同公主跟平凡老百姓在一起,所以我放棄一點幫助也沒有,要說更自私一點,我也不想放棄。

所以呢,只有妳退出。

這次的事情,全部人都以為,我是明著幫妳或暗著幫妳,但其實我說的也是真的,這件事情是最有可能完全動搖妳當公主的決心的機會。所以我賭了這一把,看似是為妳造了一個完美的局面,但背後卻是狠狠的重傷妳,帶妳去找爸爸,然後再背叛妳、丟下妳,讓妳連家人都決裂,讓妳真的清醒,清醒的決定,妳不要當公主了,回去當妳的平凡女大學生。

我很貪心,
妳不當公主了,我可以擁有一切,

包括讓妳回到我的身邊。

但我沒想到,妳比我想像中的堅強太多,在妳望向我的時候,我第一次在妳的眼神裡看見銳利的光芒,就像是站到沙發上,那麼不成體統的場面,卻好像就是李雪公主會做的事,妳再次選擇當公主,舉辦財團的成立儀式;一夜之後,好像女孩長大了一般。

結果妳沒有醒,我反而清醒了。
原來妳就是公主,受到了挫折,妳卻更像公主。

所以我們終究不可能是嗎?
我只能在妳身邊,幫妳處理妳在色情論壇的留言?(李雪:就跟你說不是!!!)

看著妳的眼神,試探著我自己。
我不能被妳迷倒,因為我們不可能。
我不能再為一些事吃味,因為我們不可能。

「我說妳很漂亮。」

我只能這樣試探著我自己,
貪圖著那幾秒鐘妳愣住的表情,
好像因為我而多了幾拍的心跳,

只能這樣,因為我們不可能。

 


這篇我寫得還真久(明明大部分的時間是因為跑去打電動了吧XDDD)

其實這幾篇公主文沒有很滿意(我的靈感兒你去哪裡了~~~)

不過目前就這樣吧。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