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96001709_f2s.jpg

內全雷

在49日的的某一天,申智賢跟調度員說,她要放棄了,因為有沒有人會為她流淚,是她生前就決定好的事,而她現在已經無法改變這些事實,當然,韓江還是為她流了第一滴淚,讓她再度燃起「活下去」的信心。

這世界真是摸不透不是嗎?妳以為的愛人,其實妳應該恨之入骨;妳以為的冷淡朋友,卻為妳拼命;妳終於發現的敵人,最後卻又還是為妳落下最後一滴淚。

假面的人、偽善的人、不自覺的說謊的人、防備心過強的人、因為受過傷而封鎖內心的人、極度沒有安全感的人、或只是為了多一顆糖果而騙了父母的小孩,就算是背著宋宜景而努力賺錢的宋宜秀,再美麗的謊言,也代表著沒有一個人是完全坦誠的,我突然想起了非誠勿擾II的開始,秦奮與笑笑在機場裡互相騙著對方的畫面,當謊言被揭穿時,秦奮可氣得不得了,笑笑倒真只是笑笑,秦奮在開車時說著說謊的事,他大概講的是,說謊是因為誠實時講的話太傷人,而申仁真那些沒說出口的傷人的話,卻因為積壓而發炎生瘡。謊言嘛,到處都是,沒有什麼一定要下定論的事情,申智賢會再度回到世上,也會再度死亡,宋宜景會見到逝去的愛人,然後找回自己的名字。

申智賢的這49日,似乎就是不斷的在發覺人的另外一面,她以為認識的朋友,她不認識的宋宜景,還有她自己。她是不幸的,因為這場莫名其妙的車禍,但她卻又是幸運的,因為正如她說的,如果她是照著本來的時日,她很有可能是因為受不了情人與摯友的背叛而自殺,而這樣攪和了一回,她最後保住了她的家庭,找回她的姊姊,說完最後的遺言,然後每個人都轉變了,她了無遺憾的,看了調度員的最後一眼,走進了電梯,為死亡,劃了一個優美上揚的弧線。

申智賢在過程裡,曾經為了拯救爸爸的公司,犧牲了她1/49的希望;而她最後躺在病床上,跟申仁真講的是,那一天在訂婚典禮前,她脫下自己的高跟鞋給自己的往事。

有些時候,發聲,是為了正義;

有些時候,沉默,是為了寬容。

 

有些人懷著挺身而出的溫柔;

有些人帶著不發一語的勇敢。


就像韓江不計代價的解救申爸的公司;

就像宋宜景冷靜的面對著江民浩的質問。

 

就連申仁真,最後卻也是可愛的女人。

 

所以看見了人性的地獄,卻也迎接了人生的圓滿。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