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篇碎唸發洩文

我參加過很多演唱會,大多是五月天的,然後是陳奕迅的,還有誰我想想...森山直太朗、韋禮安、河村龍一、楊乃文......反正很多啦哩啦雜的。當然這其中有我永遠摯愛的SMAP的,還有最近新歡(?)的SHINee的,嗯。

關於五月天跟EASON的演唱會,是那種每一場都想去,然後每一場都聽一樣的歌也沒關係的那種感覺,以前會很在乎位子,現在倒是有位子坐就挺開心的(當然買票時還是以最佳觀覽為出發點,金錢永遠不是我的重點^^;),然後他們的演唱會回來後,往往會一陣子都陷入在他們的歌曲之中,反覆的聽,反覆的回憶。

我覺得這種演唱會對我而言,比較像是”回憶”型的演唱會,就是在演唱會中尋找回憶,這其中五月天是陪伴著我高中到現在的,每一首歌都可以讓我想起人生的某一個重要的時刻,所以我總是在他們的演唱會裡,盡情的抓住青春的自己的模樣,想起那個男孩彈吉他的身影,想起我們嘰嘰喳喳的討論漫畫的模樣;而EASON則是因為他的歌聲太動人,所謂動人是,他每一首歌,都是敲打著你心底的某個層面,然後把你帶進去他歌詞裡描繪的世界,我在無人之境裡感受著偷情的男女的無奈卻又難分難捨,我在陀飛輪裡懊悔著時光飛逝而自己卻無法追回,然後跟著黃偉文一起心碎至谷底,再被林夕的詞給救贖。

離開演唱會後,開始反覆著聽著他們的歌,因為不想遺忘,因為那時候的自己太珍貴。

但是,SMAP的演唱會,是我從來不肯再打開的箱子,我甚至連DVD都買了,卻從來沒勇氣打開來看過。

我只去過他們兩場演唱會,連兩天的,所以只能算去了一次,是2006年的九月九號與十號在日本的國立競技場吧,他們出道15週年的那一場。那天對他們的記憶很稀薄(也可能是我刻意遺忘),我只記得我坐的位子不佳,我直盯著米粒大的幾個光點,之後我哭了,回台灣後決定再也不看他們的演唱會了,一直到今年,我才稍稍開始想說,再去看看他們吧,但也只是個念頭而已。那是一種無法回頭去想的感覺,花了很多年很多年追逐的對象(註:本人1997年成為sma放),終於看到他們的瞬間,你卻又是那麼無力,因為他們真的如同你想像的那麼遠,你再怎麼努力,還是一樣。喔,記得慎吾有來台灣辦過一次見面會,之後有握手,當時我完全是哭到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的狀態。

離開演唱會後,把所有的回憶都打包裝箱,因為不想記起,因為害怕自己失去追逐的勇氣。

anyway只是剛才突然想到,發覺自己對於”演唱會”這件事,竟然有那麼大的差別待遇,從上星期看完SHINee的演唱會,我進入了一種”可以聽他們的歌,但是不可以聽台北場的現場”,然後是”可以看任何成員的台北場的照片(特別是李小妞),但不可以看李珍基的”,讓我覺得這個團有點像這兩個種類的綜合體(汗),你其實還蠻想念這場演唱會的,但是又不能想得太多,想太多,就開始感傷了。

幸好我昨天作了一個好夢,在夢裡,我對著李珍基用雙手劃了一個微笑的形狀,他看到了,然後笑了,真好。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