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yHunter.jpg 

內全雷

以一天兩三集的速度看完了這部戲,其實這不在我的預設片單裡,因為我並沒有想看李敏鎬的戲的念頭(畢竟本人是花澤類的忠實擁護者),只是剛好看完家政婦後,想再找一部不會讓自己覺得看了浪費生命的爛戲,突然就想起了這部據說收視率不錯,身邊的人評價也都OK的戲,開始看之後,因為被帥爸跟帥兒子的對手戲吸引到,然後放閃小情侶也不辜負我期望的so sweet,所以就這樣一集集啃完了,雖然啃到一半有點疲乏,到了最後一集還騙了我的眼淚,但還是算是一部不錯的作品,以下其實應該都只講帥爸跟兒子的事,因為這完全是我看下去的動力。(註:因為我習慣叫他帥爸或爸爸跟帥兒子或兒子,所以以下敘述就以此代稱)

我最喜歡的一個部分,果然還是帥爸跟帥兒子的那種......親情?看完整部戲,記憶深刻的是兒子跟帥爸說的「事情都結束後,我們去沒有人知道的地方過著幸福的生活。」,配上帥爸的「我是帶著什麼樣的心情把你養大」,光想到,就覺得很痛,帥爸在把兒子從媽媽手中搶來的時候,應該沒有想過,他真的對這個「兒子」會開始有感情,但是從他偷渡上船開始,這個小生命成為他復仇的最重要的一顆棋,也成為他的生命共同體,用仇恨帶來的,不是一手把這個仇人的兒子掐死的衝動,反而是傾全力的養他長大,被「父愛」隱藏的恨,漸漸又被真正的愛給纏繞,可能吧,帥爸一直壓抑著自己,犧牲一條腿也要救的這個兒子,因為他是復仇計劃最重要的一擊,但是會被感染的吧,這個對親情充滿渴望,這個哭著背著被炸傷的他求援的兒子,即便他決心加入復仇行列,但他滿腔的熱血不曾被自己的無情給抹滅,他終究不可能成為冷血殺手,反而是自己被逐漸融化,可能真的就是因為,他復仇其實不是為了真的復仇,而是為了復仇後那個美麗平靜的未來。

兒子回到韓國那一段,我覺得帥爸似乎因為真正開始實行復仇計劃,所以他也就真的把兒子當作佈局的一部分(雖然他一直被兒子打亂),跟兒子幾場爭執對手戲,完全展現他的冷酷無情,感覺就是「因為進入狀況了」,但是漸漸的他又不斷的問著死去的同伴「你會理解我的吧」「你會支持我的復仇的吧」,漸漸的,就像不是他選擇了復仇這條路,而是仇恨捆綁著他的命運,他不斷的回想起一個一個沉入海底的身軀,然後所謂的五人目標也不過是一部分,拋棄這些愛國勇士的國家,才是應當毀滅的本體,他的手法越走入極端與偏執,也越將兒子構想的未來藍圖給撕毀,不過也是,他根本沒有打算過未來,他的未來只到復仇完成,兒子殺了親生爸爸,然後呢,兒子死在自己劍下或是兒子殺了自己,父子的對決其實好像一開始就是確定的契約一樣,所以他淡淡的說著「我們根本不會有美好的未來生活」的那一刻,是雲淡風輕,卻是沉重的一擊,我想他是痛的,當這個為自己哭、為自己生氣、不想讓自己殺人的兒子......對,是「兒子」啊......可能他也想過,就兩個人在美國過下去吧,那是什麼樣的生活,但是他左肩的疤痕與那一條條沉重的軍牌,不斷的催促著他丟下該死的道義親情,為了報復而活著吧,所以最終,他走向了自己預期好的未來─毀滅,當他殺掉第四人的時候,他背著光,背後就是一面韓國國旗,多諷刺的一個畫面,他的復仇果然一一實現,只是最後不全如他的意吧,最該死的人沒有死在他的槍下,中槍的反而是他一心培養出來的「兒子」。

兒子又是更矛盾的存在,他其實跟檢察官是一樣的身分,仇人的兒子,但是卻像著那個殉難者的弟弟一般的活著,他帶著正義的心腸,做著報復的工作,而隨著他的身世一點一點被揭露,他心中尊崇的父親也像金漆剝落的銅像一般,原來一切是那麼的不堪入目,原來自己的功能是有一天要讓親生爸爸死在自己槍下;但是他仍然放不下,在第十七集尾十八集頭那段父子聯手真的太精彩了,帥爸其實是成功的吧,他養出了一個對自己忠心耿耿的─敵人的兒子,他奮不顧身來救自己,雖然他總是不如自己果決,當下應該丟下他出去趕盡殺絕,但是他卻是先顧著把自己送進醫院,這孩子成不了大事的,但是我私心以為帥爸會為此仍然帶著一絲感動。但是兒子在最後幾集,卻也學會帥爸明明不想教他的一件事─自我毀滅(但這可能也算帥爸的成功,讓兒子看清親生父親的醜陋面),他持續的挖出青瓦台的醜聞,而檢察官死在他眼前之後,他又像是要實現他的承諾與遺言,親自去揭發這些傷害著他的親生父親的事情,旁人勸他,勸他不要做會讓自己後悔的事情,但他仍然寄出了那些信,毀了親生父親的官途,像是彌補自己的過錯(像是對檢察官的歉疚),也像是自我虐待的慢性自殺。他嘴巴上說著,如果這些人沒有腐敗,他會原諒他們的,他不會進行復仇的,嗯,可能吧,他可能會百般阻撓爸爸,因為他從來沒想過,爸爸的目標,從來是那些人背後的那面國旗。

而最後那段,兒子的夢成了現實,只是原來他不用跟娜娜對決,而是必須拿槍對著帥爸的頭,他問了三個問題,他問帥爸,如果他真的殺了親生父親,他會幸福嗎,如果他必須跟心愛的女人拔刀相向,他會無動於衷嗎,還有,現在他必須拿槍指著為了他失去一條腿的爸爸,他的心情又是什麼......他不想要毀滅,他一直想著,能跟爸爸一起平凡幸福的未來,但是這一切卻只是一場一開始就不可能實現的夢......

然後兒子把槍指向了自己的頭。

然後兒子去為親生父親擋下子彈,爸爸開的槍,終究進了兒子的身體。

然後娜娜向爸爸開了一槍。

然後爸爸把城市獵人的罪都扛下來,故意的讓自己成為眾矢之的,在國安的亂槍下,其實是自伐。

然後兒子哭著看著爸爸,拼了命將手伸向他。

然後爸爸笑了,也將手伸向兒子。

然後爸爸死了。

只是跟夢不一樣的,在爸爸死之前,他們的手握在了一起。

28年的生命共同體,因為仇恨而被栓在一起的兩個人,在鮮血的洗禮下被釋放,但是他們卻因為親情而無法分離,兒子最終在爸爸壯烈的死亡方式底下,看見了他那種被極度壓抑的保護,對兒子最後的守護,帥爸其實想讓他自由的,只是他以前沒有辦法,他被那一幕幕過去給矇住了眼睛,使得他吝嗇於將隱藏在心的感情給人看見,但是他最後那一抹安心的笑,像是安心於兒子不需要再逼迫自己去報仇,而自己又已經把罪都揹在自己背上,所以他可以幸福的活下去(或是就當下兒子也中槍的情況也可能是清白的死亡),又像是安心於,他知道兒子仍然在乎他,兒子真的把他當作親人,這個世界上他唯一一個親人,他仍然把手伸了過來......是很悲慘的死法,卻又是大徹大悟的幸福,就像他抱著襁褓中的兒子,坐在船上,就像是天性一般的保護著他一般,原來只是仇恨遮蓋了自己,原來自己早已擁有幸福......

兒子還活著,雖然他的夢永遠不再實現,但他應該也知道,爸爸的夢實現了,那一座座莊嚴的石碑,花了28年的代價,換回21人的尊嚴,換回爸爸的良知,換回自己的自由,所以他可以再度面對愛情,擁有親情,懷著對已逝者的思念,那一個差點死在泰國的爸爸,看他的命比他自己的更重要......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