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以為自己算恢復得不錯的,但其實默默的溫流病又加深了幾分。獨佔欲是一個很可怕的事情,特別是像我這種有時候不分享又會很痛苦的人,又特別是像我這種喜歡著眾人都喜歡的偶像的迷妹。會羨慕很多事情,但又知道羨慕也是沒必要的事。有很多時刻想要用相機永遠記錄,但其實用雙眼烙印進心底的又更勝這些東西,至少我現在一閉眼,就是他第一次對著我們笑的那一刻,他正從主舞台要跑去中央舞台,他轉頭看著我們,我跟綠舉著手幅,他看著,笑了。

可惡,這小子就這樣走了,一走後天氣也變涼了,讓我有種被始亂終棄的感覺(大誤)

    全站熱搜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