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基啊,前幾天我去了日本,跟你們過了聖誕夜,去年我也有去,所以是連著兩年都跟你們過了,嗯,有些事情做了兩次,就會有種會變習慣的感覺,像是我跟上次一樣的在旅館外面撿了一片很漂亮的黃色的銀杏葉夾在筆記本裡帶回來一樣,會突然覺得"如果明年也能這樣度過就好了",嗯,跟你們過聖誕夜,是很幸福的事情。

但是珍基啊,我在日本的時候,我記得是聖誕節當天,你們已經離開日本了,我走在陽光普照的路上,很冷(至少就台灣的氣候來說日本真的超冷),也沒有特別的目的,就是走走看看,我就想著想著,想著我想跟你說的這些話。

珍基啊,我常聽一些粉絲說"我們要保護我們的偶像",或是會聽見偶像對粉絲的"一直的守護"表達感謝,但其實終究,我不會、也無法去保護你的,我不是那種別人罵了你我就會衝上前去拉住人家衣領逼別人道歉的類型,或是說,我覺得類似這種事,是身為偶像的你一定要經歷且面對的事情,沒有粉絲可以真正保護你們到不讓任何一個人說你們壞話,也沒有粉絲可以分擔你們練舞錄音到天亮的辛苦,沒有粉絲可以真正體會你們錯失許多與家人朋友相聚的心情......珍基啊,我不是很喜歡拿你跟我其他喜歡的明星來比較,但我想跟你說一件事,我很喜歡smap,特別是木村拓哉,他們是我國中一直喜歡到現在的團體,但是他們年紀大我很多,所以事實上從我喜歡他們到現在,從沒想過"保護"他們這種事,因為他們從不需要被我保護,他們對我來說,反而是一直帶領我往前走的,永遠是走在前面的角色,我沒有想過要送他們禮物,我寫信給他們也從不是像寫給你一樣有時會擺出姊姊的樣子,他們對我來說就是這種存在感,所以珍基啊,我其實並不打算去保護你的,因為與其當個一天到晚為了你們大小事擔心這個擔心那個,把自己弄得焦頭爛額的人,我寧可讓你們自己往前走,我不會幫你鋪路,因為我做不了這件事,路是要你自己去走出來的。

所以珍基啊,我不會守護你的,因為我期待的比這件事情更大。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