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基啊,該跟你說話了,嗯,是的,早就該跟你說話了,但處於一種要說不說的狀況,一直拖到了今天,已經二十天了,然後拖到了太多事都發生,讓我不知到底該先跟你講什麼好的狀態。

第一件事情應該是,如果你的確有好好的拆開粉絲在簽名會上送的禮物們的話,或許你會拆到我的那一份,嗯,甚至或許你會有一絲絲的印象,畫這些圖的姊姊有去了簽名會,跟你匆匆見了一面,而她送你的禮物裡面沒有畫,反而是一疊信,讓你稍稍的傻眼,或許是這樣吧。嗯,反正事情是,我花了兩天一夜飛去韓國,去了簽名會,穿著連身裙,跟你進行了一段現在想起來根本沒什麼意義的對話,然後匆匆地被趕到下一個人那邊,結束了我曾經以為會很溫馨或很夢幻或很感人的畫面。

事實總是這樣,我那天真的緊張到語無倫次,所以我其實對那麼近跟你講話時你的模樣也沒有那麼深刻(喔,我對KEY印象很深,因為肯尼頭實在太顯眼了),所以結束時很懊惱。

然後昨天爆出了你跟某女團團員的緋聞,嗯,雖然我很想跟你說"姊姊還沒嫁你交什麼女朋友啊!!!!"這種話,但畢竟啊,無論這件事的真相是如何,你本來就是該交女朋友的年紀了,只是現在聽到時一開始會潛意識地拒絕接受吧。

這些日子我老是想,簽名會也去了,我對你的"心願"應該就結束了吧,沒有其他希望你對我做的事,唯一的一件是希望親耳聽見你唱이문세的"그대와 영원히",不過這種事可遇不可求,畢竟這首歌對我有些意義,對你不一定有,anyway,會覺得該跟你說再見的日子要來了,只是用中文講叫"藕斷絲連"吧。

但其實又沒有很想跟你說再見的,珍基啊,很矛盾不是嗎。

全站熱搜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