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時常在想的一件事,有一天我脫飯了,我一定要在脫飯的那一天把這幾年積壓的許多想講不敢講的話全部講出來,把人全得罪光,反正這個圈子與我何干。

所以代表的意義是,現在真的很煩的,太煩了,我相信不只是我,太多人很多事不是說敢怒不敢言,而是某種程度中國人的美德?就是以和為貴的感覺,其實你並不想失去這個朋友(雖然他做了讓你非常OOXX的事情),或是有時候不得不屈服(譬如說這人有恩於你或是未來還必須跟他多多指教之類的),所以變得很壓抑。(當然還有一種狀態是連講都懶得講)

所以老是說剛喜歡上,什麼都沒有只有喜歡的時候是最快樂的。

現在呢,只能看時間能不能沖淡一點恨意,不然到了那一天我還是會說的。

 

呃,其實我現在只是一如往常的碎唸狀態啦,現在沒有特別想起某件傷心事之類的不用安慰我。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