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基啊,已經是報出你聲帶手術後的好幾天了,我想你這段時間已經接收到無數的祝福與關心與......whatever,記得我也有在推特上跟你說了一兩句話,嗯。

珍基啊,我想我有點被"中國式"的教育或是說"東方人"的教育給挾制了,我一開始知道你生病的時候,其實很生氣的,氣你不照顧好自己或是已經不舒服還登台云云,但是這也是我這段時間沒寫信給你的原因之一,因為我之後想想,我自己生病的時候,最討厭的就是爸爸媽媽質問我"為什麼妳會生病!?"之類的,但是我卻在這種狀況下第一個反應跟我爸媽一樣,只能說家庭教育真的很可怕,但是我很慶幸我還算清醒的不想要讓心愛的男人生氣所以沒有第一時間對你發飆^^;;;

anyway過兩天之後我就好了,你也不是要我去擔心東擔心西的年紀(或是如果你很需要我擔心的話麻煩跟我說一聲),加上你也在推特上回了話,我也就沒什麼特別的反應了,不過這種感覺還是很怪,就是我到社群網站上,好多人持續地發著你的照片或是說很想你之類的字句,但其實我卻對這種事意興闌珊,當然你很帥我知道,我很想你也是天地可鑑,但就是沒這個興致吧,姊姊已經到了那麼冷靜的成熟年紀了我想。

珍基啊,我覺得這段時間是好的,就如同我當初覺得why so serious那段時間的四人活動是好的一樣,這些事情雖然有個負面的開始,但是都可以成為正面的養分,我開心於你可能可以有好一點久一點的睡眠,你在飲食上可能可以更健康一點(可惜不能讓你吃胖一點大概),anyway,珍基啊,我覺得是好的,而且會更讓我期待我們下一次見面時你迷人的樣子。

珍基啊,我很喜歡聽你唱歌,而且是要好的歌,所以等你好了,用好的狀態唱好的歌,嘿,想到都覺得快樂:-)

全站熱搜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