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是把之前Sign的心得增減一些穿插太陽的心得,內全雷。

非正面心得(說實在的我對於這樣的劇情走向不是很喜歡)

直接轉ptt

尹志勛最後做的決定,究竟是偉大的犧牲,或其實是偉大的犯罪。

李志勛最後得到的救贖,是終於證明自己是個醫生,或是只是脫離不必要的罪惡感。

江小姐被捕的那一幕,的確是大快人心,但是江小姐到最後真的被定罪的話,也是因為「謀殺法醫尹志勛」的名義,而不是因為「謀殺徐允行」的罪行吧?也就是即使結局是壞人大垮台,除非當初那段影片所有的聲音會收進去(但是憑那幾句話就能定罪?),還是李明漢出來自我懺悔(他都下台了感覺機會不大),或是他交付的那位政治家(但是他的大敵已經垮了),甚至是那位律師(講了又沒人會保他),總之,我在想徐允行的案子可能終究還是以氰酸鉀飲料殺人的名義告終,無所謂「翻案」。
或是真的翻案了,但尹志勛這條生命也已經不在了。

我們坐飛機時,每次都會播放安全需知,上面總是會提到,若是飛機有狀況,掉下了氧氣罩,請大人先把自己照顧好,再去救小孩。當救人救到一半遇到大地震,你是先救己還是考慮兩個人一起死因為比較「道義」。正好救人的是個以前都活在溫室的醫生(題外,我有時候看著他會想到皮諾丘的徐凡潮)從書裡讀到的史懷哲的故事化成現實,他終究無法馬上變身丹尼爾,單純的人我覺得是最有勇氣的人,因為不會顧慮太多(孩子的爸啊你...),但成也單純,敗也單純。被救的是個還正血氣方剛的年輕小伙子,被好不容易得到求生機會卻又遭「拋棄」的怒火攻心,誰是好人,那個來救我的,還跟我一起受困的軍人是好人,壞人則是放開我手的那個混蛋(而大家竟又不斷的提醒我沒有他我就救不出來了!?)

所以尹志勛究竟做了什麼,為了讓「壞人」垮台,讓「壞人」親自示範殺人過程,他把自己的命賠了進去,但是事實上,我覺得他犯了一個更惡劣的罪,讓「壞人」又再殺了一個人,讓「壞人」的罪又多加了一筆,恨她的人又多了一倍。如果江小姐發現尹先生看著鏡子的模樣,不知道她會怎麼想?當然尹志勛可能是因為自己已經犯過違背良心的大錯,所以對他來說就算要拿他的命去贖罪他也願意,但是這樣的「贖罪」,造成別人「犯罪」,值得嗎?

所以李志勛究竟做了什麼,對於自己「竟然」逃離現場而被罪惡感淹沒,他那所謂的「醫生」的自覺,就這樣被掛在那個病患身上。那個在急救病患無效時被宋醫師一巴掌以為打醒的自責感,又這樣籠罩了下來。所以明明治療是責任,卻忍不住顫抖,明明醫生是以救人為業,卻要哭著求病人救救自己,明明知道該接起他家喜恩的電話,卻又害怕著「幸福的自己」讓自己更無法成為「真正的醫生」;而最後那看似偉大實則莽撞的行動,當然李志勛可能因為自己已經犯過違背道義的大錯,所以對他來說就算他真的得了M3他也願意(不過他當下沒想那麼多我覺得才是真的^^;;)但是因為這樣獲得的一句「你剛剛像個醫生了」而感到「救贖」,是否真正是「該贖的罪」?

明明是徐允行的案子,尹志勛卻在以自己為名的案子裡得到救贖。
明明是震災的醫療事件,李志勛卻在傳染病的醫療事件裡得到救贖。

徐允行的案子怎麼樣就是翻不了案所以咆哮尹用極端手段解決我尚可理解,李志勛跟姜旻載的醫病關係,竟變成只是李志勛以姜旻載為中心在打轉,反觀姜旻載自身呢?

你可以說尹志勛對於大韓民國的未來做了了不起的事情,讓包庇女兒的說謊政治家不會站上元首之位,又把他變態的女兒關進監獄,然後大家都知道了她的殺人手法,但這種「借刀自殺」的手法,我實在越想越覺得咆哮尹實在是太衝動了,過度急切於想將壞人繩之以法,所以反而藐視了自己的生命,而「生命」之於法醫,卻又是比任何人都知道的要來的珍貴的東西,所以當最後一段,高法醫走著,好似聽見尹先生的那段講「活著」這件事的話,已經不是「不勝唏噓」之類的詞能形容了,一個最應該珍惜生命的人,用完美的偉大行逕掩飾著丟棄了自己生命的事實,更掩飾著自己使別人又再犯一次罪的恐怖行逕。

你可以說李志勛成長了,他終於見識了世界上那不如同白色巨塔裡純白的世界(當然白色巨塔裡更黑我知道,但相信母親大人不太可能讓他沾染到),李志勛以救人為重,沒有他陳所長就死定了,而最後他仍抱持他的樂觀與喜恩通話,帶著直線條的單純與「山羊」對話,姜旻載還跟他說他也很高興他沒有被感染。但這又算什麼呢,「義無反顧」是一種情操我同意,但這是否就是正確的醫生的原則?而姜旻載,可能這中間有自己拉不下臉的時候,但至少在急救陳所長前是沒有被描述到的,姜旻載在未來又會抱持著怎麼樣的態度面對其他的醫生?或許重點一直是李志勛從這樣的環境被磨練,但某種程度比較像受罪,受一個莫名其妙的罪,所以下一次遇到地震,他下一個舉動是我們要死一起死吧這樣?

一個罪人要贖罪,反而拖了另一個人下水,不論另一個人有多糟,但沒有人有指使別人去犯罪的權力不是嗎?(即便他不算直接指使,但他可避免)
一個被狹隘定義成罪人的人要贖罪,他贖罪時沒有人痛快,而他真的搞清楚他的罪是什麼嗎?

究竟怎麼樣才能成為「真正的醫生」?
究竟怎麼樣才能消弭罪惡感。

我終究覺得Sign是部好劇,就戲劇手法而言,前後邏輯呼應首尾完整,節奏緊湊不拖戲,但就劇本人性而言,最後讓我感到更深一層黑暗面。

我也終究覺得太陽的後裔在這段醫病關係的探討是值得的,畢竟誰都知道李志勛欠磨練,但是若宋醫師先出馬的話,有一個比較成熟的眼光介入這兩個太年輕的靈魂,是不是可以有一個更「平衡」的收尾,不只是關乎李志勛,亦關乎姜旻載。

希望咆哮尹能繼續當他的法醫而不只是有個接班人而已。

希望姜旻載在重重怨懟中不是藉著這種方式「釋懷」,這樣太小家子氣,也對於一個不管怎麼說都是花了不知道多少年讀著醫學而出師的李志勛醫生(還自請加入海外醫療團)太不尊重了。

但怎麼說也挽不回「烈士」尹志勛。
但怎麼說只是李志勛與姜旻載互不道謝亦不道歉的告別。

也許編劇覺得這是最好的,可惜我還是覺得遺憾。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