倉促的趕到日本,然後看完演唱會的兩個小時後我又已經等著回台灣的飛機,連看第二天第三天的時間都沒有,很不是我的風格,但總是有迫不得已的時候。
這絕對不是一場完美的演唱會,第一次看到他們的巡演音響出那麼大包,然後,我一樣沒有等到我的車車。
他穿著與西裝不搭的球鞋,在團員裡顯得突兀地,跳著舞。
在安可前的那一段,累到會懷疑他真的要倒下了,ready or not一開始他那種有點像暖身的樣子,臉上寫著他正在努力撐過,然後到everybody最後,他真的是一種,再逼他多跳一秒他就會倒下的樣子。
但是我仍然看到了,他在ready or not時的笑容,我一廂情願地認為這是為什麼這首歌仍然沒有被更換的原因之一,因為我們,他與我,我們都喜歡這首歌,很喜歡。
他從不是因為跳舞而在團體裡得到稱讚,但是我非常非常愛他盡全力跳舞的樣子。
他穿著球鞋而不是其他團員的皮鞋,盡全力跳著舞。
所以我才會哭吧,看著他跨過那幾首歌的挑戰,眼淚不停的流下來,我想起很多首爾的畫面,然後他一樣解開他的西裝外套扣,在一個時間點脫下外套,就著襯衫開始他的大風車,喔我的王子啊。
幾天後沒辦法跟他一起過生日,感到許多失落是必然,不然我好想更大聲的跟他說生日快樂
我想大聲跟他說我喜歡你。
我喜歡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ruharu 的頭像
haruharu

haruharu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