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跟花火大會聚會時因為有人挑食衍生出的名言(怒吼)是「我都三十歲了,還不能決定自己要吃什麼嗎!?!?」,但就覺得很奇怪的事,就是有人會沒事勉強自己做一些自己不喜歡的事,譬如說大家都吃某一種零食,這種人就跑去吃,邊吃邊說怎麼不好吃,但還是繼續買繼續吃,但明明是不喜歡吃的,而更糟糕的是這類人會試圖去說服喜歡吃的人說這東西真的不好吃,但,到底別人喜不喜歡跟你喜不喜歡是那麼重要嗎對你而言,重要在哪裡,就像我常穿那件被眾人嫌棄的衣服,但我也從沒那麼認真的想讓別人認同說這衣服多好看,只要我自己喜歡就好了,總之就是,不理解這種心態。

之前看新聞因為斗真新電影上映做的報導,整個就是很不專業,斗真這幾年演了那麼多戲,那麼多角色,卻被一個「都在演刑警」給帶過了,整個就是讓人不爽,把我們大威放哪裡了←其他戲你略過就算了憑什麼略過腦男!?我覺得就是一種,因為你真心很喜歡的人事物,被人這樣輕易對待時的那種「憑什麼」的感覺,還有很多類似這樣的事情在生活中偶爾會出現一下,當然這跟我自己的那種鑽牛角尖的性格有關,有時候想放寬心一點但又為自己喜歡的他們感到不值。

最近工作被外單位的人氣到差點腦中風,真的很恐怖,不是說對方人很不好,就是,很搞不清楚狀況,嗯,能順利完成合作也是,可喜可賀。

我還是在思考有關語言敏感症這回事,我覺得很多問題在於,其實很多話不用跟我說也沒關係(?),說了反而有事的感覺^^;;;;,我甚至有想過,以後結婚有小孩的話,家規一定有一條是「不可以在沒有理由的狀況下說討厭爸爸/媽媽,開玩笑也不可以,因為是不可以開的玩笑」,但是我想可能就是因為我毛太多所以才一直嫁不掉吧(抓頭)

今天終於又把一個工作完成,明天要去看五月天了,嗯。

全站熱搜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