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記行程(非兒子) 這次根本跟睡覺無緣 請叫我荒謬界代表 或是 遇到愛豆就不用吃飯的仙女

前情提要很簡單,就是我抱持著有票比到時候沒票好的心情抽了水晶歐巴的日本飯咪,然後就中了而且午晚場都中,嗯,序號也不錯,所以我就想說要去快閃了。

但是你知道事情到我身上總是如此荒謬,荒謬的起點就在星期五開始(飯咪是星期天),因為我本來就知道在星期五那天我需要先跑一趟台中然後回台北後徹夜工作到凌晨再慘一點就是星期六早上,所以訂好的是星期六傍晚的飛機,但是在出發一星期前,我家老闆基於公司愛決定勒緊我們的褲帶,說好的高鐵瞬間變成統聯,出發時間硬生生提早一個多小時,我都已經要徹夜工作了還讓我早起的我老闆......(註:老闆不徹夜,就我跟同事徹夜),總之我在事前就已經不斷mur這件事,也說了會塞車云云,但還是改不了我老闆堅定的心,就到了星期五。

星期五早上我六點起床弄一弄就去車站(喔對了我前幾天的晚上都努力的先包好行李之類的),然後搭上統聯之後,就,塞車嘛,原本預計的兩小時硬生生變快三小時,然後統聯還會下交流道下客,我整個就是完全無語不跟我老闆講話(老闆帶著歉意訂飲料什麼的想挽回我們的心,但我心只覺得那些錢讓我搭高鐵不好嗎)

總之就是在台中工作完回到台北(回程因為是趕工所以可以搭高鐵囉),工作回到家已經凌晨四點真的就是秒睡,但睡到早上十點就起床收快遞(那時候真的有種快死掉的錯覺),然後洗澡吃飯什麼的就準備準備要去機場了,上飛機後我又秒睡(我已經練就了飛機沉睡法,到底多累),不過這次的飛機餐的雞肉咖哩很好吃,到羽田後因為隔天要直接去橫濱(已經沒車了),就去睡羽田的膠囊酒店,但我說真的,唉(都忍不住嘆氣了),很吵,我沒拿耳塞真的是我的錯,那些凌晨三點在開行李箱(而且是很粗魯的)然後還咳嗽的人把我弄到精神很耗弱(雖然我覺得那個膠囊整體做得很舒適了),基本上我沒什麼睡著的記憶,昏昏沉沉到了早上,先去吃早餐(在吉野家暴食牛魚定食外加明太子再去伊藤園喝咖啡吃冰淇淋),然後去採購土產(早上八點呦)、寄放行李,然後搭了去橫濱的bus,到了那邊後要走去會場,正好有個完全不會日文的香港小黃,我就帶著她一起去了,走了十幾分鐘吧。

喔基本上我是搭第一班bus,到那邊九點多,但我當初沒有特別說想幹嘛,只是想說就加減買一下週邊,什麼隨機胸章之類的,總之跟香港小黃到了那邊開始排隊,她一直很焦慮說太晚到,我就有點不解(因為那個人數跟閃比起來真是完全小case),但之後我才知道一個衝擊的事實,原來,買CD,送當天晚上的,擊掌會的券.................................

呃......誰來告訴我擊掌會是怎麼回事......什麼時候冒出來的!?!?!?!?!?←大會報告,歐巴活動是23號,擊掌會是19號公布在官網的但我完全沒follow到啾咪^.<*

我到底為什麼會歐巴資訊貧瘠到這種程度................................←如果知道的話當晚就算沒直達車應該也會想辦法過去的類型←然後我被香港小黃投以一個"怎麼會"的眼神

總之開始我本日第一次的排隊(我之後才知道我這一天真是不斷的排隊啊......)

好不容易買到CD,我買了三張,雖然要買十張也是可以,但因為覺得再買有點超過了就決定三次擊掌結束這回合,我人生第一次的擊掌會就要成真了(挺)←當幾個月小黃勝過SW數年的概念。

然後因為CD跟週邊竟然分開排,我就又再排了一次週邊。

這時已經十二點多了,按常理我該去吃飯,但是一點就要整隊進場了,他們的場地選在一個非常荒蕪的地方(港邊工業區的live house),最近的僅存的麥當當也不近,最後我就只是上了廁所後就去排隊入場了。

時光飛逝哇看歐巴好開心之後,出來時是四點多,但五點又要晚場入場了.......所以我就又去上了一次廁所就再去排隊入場了。

ok,又再次的時光飛逝用另一個角度看歐巴好帥好開心出來後,擊掌會的排隊也開始了......我就開始本日第五次的排隊了。

之後終於開始擊掌會後我才發現,因為飯咪會場在三樓,我原本以為擊掌會會在一樓辦一辦就算了,結果,還是三樓啊~~~那樓梯我已經爬了兩次然後擊掌三次代表我還要爬三四五遍啊啊啊啊啊啊啊(重度運動厭惡者)!!!!!!!!!!!!!!

然後擊掌是一件很快的事嘛,所以就是,一拍完一下樓又開始新的一輪上樓梯,一拍完一下樓再開始新的一輪上樓梯,到最後一次的時候我真的內心覺得人不貪心是對的,我在星期五以來完全睡眠缺乏的這種精神力下(還不提我冒了一顆超大搞得像麋鹿的鼻頭痘跟因為睡眠不足的鼻子過敏雷達大發作),我如果買到五張券我應該會死掉真的...........

但擊掌是件令人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的活動,因為一切發生太快但又很溫馨這樣(?),但要我說什麼歐巴的手很暖或是有點粗糙什麼的我還真是毫無想法,歐巴近距離看還是很帥倒是真的啦。

總之整個結束,因為那個香港小黃其實跟我行程是一樣的,我們都要回羽田等隔天一早的飛機,然後我就帶著無比激動(因為明明只該擊掌但最後硬是緊握了隊長歐巴的手的激動感)還哭了的香港小黃去搭了公車(因為直達bus已經沒了),到了橫濱站後喝了一杯檸檬優格星冰樂(哇這是我這一天早餐以外的第二個可算是有熱量的東西),然後坐車到羽田後先去淋浴間洗完澡,到摩斯吃我的.......我不知道是哪一餐啦,總之是吃了一個酪梨+照燒雞肉的飯,喔對,是飯。

然後原本我一個人的計劃是就吃完飯就找個機場的角落睡一下,但因為香港小黃正處於太激動睡不著的狀態,所以我們就,一路聊天聊到早上我登機前(到最後我們兩個都在度估了.......),中間我為了不浪費自己來日本還吃了一碗天丼+小烏龍麵,總之我就上了飛機,又是秒睡(完全沒有起飛前的印象唯一醒來只有吃完全吃不下的飛機餐),一路爆睡到機長廣播把我嚇醒,之後到台北後回家再秒睡到下午一點,因為跟人有約所以硬是爬起來←真的覺得快死掉那種感覺,然後我就出門去赴約了,結束我的這不到34小時的快閃活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ruharu 的頭像
haruharu

haruharu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