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自專頁

其實我想了很久,可能從事發就開始想了吧,可能從出殯那一天就開始想了吧,可能從決定辦蛋巡就開始想了吧,但是終究沒有寫出來,因為怕自己傷人,怕自己語調太強硬(畢竟這中間也是有太over的態度讓人不高興),但是看了今天蹦咪寫的信,總覺得還是該講吧,講那些我想講的,講那些我身為一個本命是李珍基的SHINee WORLD想講的事情。(以下言論只代表我自己,不代表其他人,並請別忘記我是個珍基飯,請容許我字裡行間先跳脫於金鐘鉉不在的悲傷感,以及「為了金鐘鉉所以我要......」的思維之中)

前兩天在推特上寫了一段話,那原本是我想講的話的百分之一吧,在此做個引子:「 當別人跟我說想去蛋巡,『我們一起度過這段痛苦的時光』,我其實很想說,我不是你口中的『我們』,因為與其說『度過』,我其實是想去跟我心愛的珍基一起『品嚐痛苦』,我想跟他一起『痛』,而不是宏大的給他們力量或是給彼此安慰之類的,我只是想體驗珍基的痛苦,這只是我身為迷妹的自私心的一環罷了。 」

我跟每個人,或是說每個人跟每個人,都是如此不同,即便我們為同一件事悲傷或憂心或傷痛,『我們』可能也不是『我們』,所以我想去蛋巡的理由跟你想去蛋巡的理由不一樣吧,我是這樣想的,也可能只是我有語言過敏,特別是不想被人恣意地定義,恣意地去認為我是某一個族群。
在這幾天前我一直在跟一個SHINee WORLD朋友講的是,我很擔心,我很擔心大家帶著悲傷的情緒去了蛋巡,然後那個悲傷的情緒影響到努力想要把這個公演完成的,我愛的人們,這樣說也許有人會對號入座說自己才不是,但我可沒說是你別忘了,我只是出於一個愛著我愛了數年的李珍基的心態去擔心這件事。

我沒資格跟許多人比資歷,但從一巡的日本場開始參加到現在那麼多年,日本的演唱會是我跟他們最常見面的地方,我在那邊一次又一次地用力揮著手,舉著手幅,大聲地告訴李珍基我有多喜歡他,偶爾他們會給我點小利小惠,然後我又死心塌地地刷下下一次旅程的機票,或是說我從不曾旅行,因為我永遠只是在去演唱會或是從演唱會回來的途中。

所以當這一次,突然那麼多的聲音開始冒出來,說要去蛋巡,要去支持他們,要去追思鐘鉉等等,我是很徬徨的,那些堆疊著我太多太多美好回憶的場合,感覺上好像很多聲音是要把自己的悲傷帶進那裡然後盡情的釋放,要在那裡大哭一場,「那裡的人會懂我的感受的」「我們一起度過」......

可能是我太跳脫了,我也知道我去了會哭,我也知道我一定會在某首歌中悲從中來,我也知道只要珍基在舞台上眼眶有一點溼我就會馬上潰堤......我都知道,但我好希望我不要這樣,我好希望我像以往一樣跟李珍基笑著見面,我好希望整個氣氛是跟以前一樣幸福的,就算李珍基看向外太空也不撇我一眼,我也是笑著罵他欠揍,因為他太幸福的樣子就是我喜歡的樣子。

所以我好害怕,在公布蛋巡照常舉辦前,我一直跟朋友說的是,就不要辦,李珍基休息好了就去當兵,都不要出來,因為身為他這些年下來的追隨者,我敢說我能懂他字裡行間那個覺得自己做不到的無自信感,那是我的珍基,我認識的珍基的樣子;而當他說決定要做,我知道他也是徬徨的,如同我的害怕一樣,但是我也知道我再也不能告訴他不要做了,當他做了那麼痛苦的決定,我唯一能做的,就是陪他一起痛。

在打這一篇之前,看到有人已經公開打出一些我想寫的字句,像是「我們不需要同情」之類的......我想一下我該怎麼解釋我的想法,這句話呢,的確是我想講的話,但是講出來,應該是講給「非SHINee WORLD」的人聽的感覺,因為SHINee WORLD聽到的反應應該就是「對啊!我們不需要同情!我們是驕傲的SHINee WORLD!」但在我打這篇之後,我是要打給「非SHINee WORLD」讓他們自我反省的嗎?或是讓SHINee WORLD再「一起」舔舐傷口?

Anyway簡單的說,我對跟不是SHINee WORLD的人講話沒興趣,我想說的話是跟SHINee WORLD講的。

「請不要帶著自己的悲傷加諸於我愛的人 。」

寫下這句的當下,可能有人會生氣吧,覺得我又在責怪誰了吧,但承最前面說的,當蹦咪都說了已經努力在回歸正常生活的時候,我怎麼能不為我愛的人發點聲音。

從事情發生到現在,唯一讓我崩潰的歌詞是Beautiful的「連你的傷口也請給我」,我覺得這句歌詞在這個時刻格外地諷刺與不堪。

雖然我只代表我自己,我只是個努力地愛著李珍基的人,只是到時候幾萬人中的一個人,但是我多希望李珍基在台上感受到的,我心愛的沒有自信卻決定要上台的李珍基在台上所感受到的,不是因為悲傷的啜泣,而是「你做得真好」的歡呼聲與掌聲。

當然我們一定會有一個時刻,或是很多時刻會被悲傷淹沒,但那些時刻可以再被美好的事情蓋過去就好了,我不知道其他人怎麼想,但為了我愛的人,我想要努力地去快樂給他看,你知道他官方式笑容蠻厲害的,我也可以學學^^;;

就像我們一同舉起大姆指環繞全場的那個瞬間,我們都是做得最好的,我們是值得稱讚的,我們是幸福的。

我們是笑著的,就算流著淚,也要笑著的。

PS. 雖然自我宣傳有點奇怪,但是我的確想讓別人知道我在期待什麼(減少我自己的擔憂的某種方式吧),所以意者請自行分享吧。

PS. 然後啊,如果那天你看到的是李珍基,不是溫流的話,請接納他,他就是那個樣子,不一定是你想的那個樣子的樣子,我喜歡的樣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ruharu 的頭像
haruharu

haruharu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