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Jac離開的時候一樣,這幾天就是品味著這樣的滋味。

那天台北沒有下雨。

疲憊地盡著留下的人的義務─活著,活著面對著炎熱如夏,又驟然轉涼的日子,眼眶不時酸澀。

跟Jac一樣,會很想念的人。

全站熱搜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