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是奇怪,但也不是奇怪的事,就是發現安東尼波登的離開,給我的衝擊居然可以到現在都還是鼻酸不已。

那時候我在fb寫了一句話是"我的電視小宇宙裡失去了一位有趣的不羈的尖酸刻薄又仁愛寬闊的人。"

不是一個都準時收看他節目的人,也是會在他的節目時轉台的人,但他的那種寬闊自由的靈魂卻這樣潛移默化地移植到我的心裡,與其說被他毒舌的個人魅力吸引,他那在放蕩外表底下的仁愛才是最讓人懷念的地方。

我想或許是因為我很想變成他那樣的人吧,能夠不帶有色眼鏡地去看這個世界,透過食物(所帶出的文化)去跟人交流,然後試圖告訴這個世界一些我們所不理解的美好。

所以更加不捨,當一個你認為很美好的人離開的時候,沒有留下隻字片語,只轟炸了被他的靈魂憾動過的我們。

我想我還會突然地想起他,然後突然的感傷,然後告訴自己要成為美好的人。

全站熱搜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