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發現愛情以前,其實已經喜歡妳了。




仔細想想,我們的人生好像是顛倒的,當我接受所謂貴族教育的時候,妳正在街頭流浪,或是在孤兒院裡,又是剛被領養,為了媽媽多夾了一塊肉到姊姊的碗裡而躲在棉被裡哭;當妳成為公主時,我又一無所有。唯一要說相像的,應該就是妳的爸爸還在,我的爸爸也還在的那短暫的幾年幸福的時光;以及妳的爸爸不在,我的爸爸也不在了的現在。

所以會對妳這種為了一張發票高興到不行,一點都沒有優雅風範的公主,感到抱歉愧疚或是一絲不忍心的時候,是妳提到爸爸的時候、知道爸爸死掉的時候、去他墳前的時候、聽妳在夢中喊著他的時候。

那一天,妳在上直昇機前突然哭了,妳說妳太開心了,妳得意的說爸爸還活著,我怎麼告訴妳,妳將要面對的事實,我終於可以知道的事實,那個我跪了那麼多年,不知道是誰的墳墓。
妳質問我,不是要帶妳去見爸爸嗎?我說不出話來。
妳知道了真相,我知道了真相,我還是說不出話來。
我只能答應妳,找出一張爸爸的照片給妳。

妳有時候很吵,講的話有時候誇大又讓人氣結,但是我不討厭妳,我也不覺得被妳媽媽叫女婿有什麼不好,我得承認我給妳的許多建議,正如妳說的不是對妳好,而是對我好,但這不代表我講的不能帶給妳好處。

只是我沒有想到,妳的決定總是出乎我預料。

為了想相信爸爸活著,而拒絕公主的身分,妳連在墳前跪拜都不肯;
為了保全爸爸的名譽,而接受公主的身分,就算是順服爺爺的要求。

妳的決定,真的很奇怪,奇怪中卻又理所當然。

然後呢,妳因為爺爺,失去了妳的爸爸;我卻也因為妳,失去了我的爸爸,還真是可笑又悲哀的一種關係,妳應該要恨我,我也應該要恨妳,但是那一天,光是接到妳尖叫連連的電話,我就沒來由的擔心妳。

某些時候,逗妳很有趣,不過趁別人睡覺的時候研究他的眼睫毛,不覺得很怪嗎。
另外妳的思想範圍,還真的超乎一般人,妳就為了我幾句話跑到宮外還出禍,不過為什麼
又是那個家住海邊管很寬的教授?說實在的,妳的眼光還真差。

病成了那樣,還假裝沒事的出院,讓我照顧妳一整晚,真有妳的。
我卻離不開床邊,為了妳手上的傷而自責,我不該那麼用力拉妳的手,又以為妳在裝痛;
因為妳燒退了,讓我鬆了一口氣。
因為妳的手會痛,所以餵妳吃飯。
看妳因為我脫了妳衣服生氣,反而可愛。

我希望,把妳餵飽,然後妳會相信我,
所有我造成的,關於妳爸爸的那些事,對不起。

我無法跟妳解釋新聞稿的事情,不過我有處理這件事,當然,是公平的,我也得到好處。
至於成為妳的家庭教師,妳要說是手段倒也是,配合爺爺玩這種無理的皇宮扮家家酒,就近可以知道妳的一舉一動,但是光是以妳的程度,搞垮皇室好像機率也很高,不過演技有時倒不錯,跳下床摔倒在地喊痛,我的確有嚇到,但妳要跟我玩,再回去練練功吧。
皇族是辛苦的,我想妳已經漸漸發現了,無論是禮儀規範甚至連記者會,要點哪個記者發問都被控制,就算妳想要告訴全天下爸爸是被冤枉的,朴會長不准,妳也沒辦法。

對了,我告訴過妳了,不要在我面前提別的男人,不要問我為什麼,因為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反正就是令人不爽。妳只要聽我的,我就不會對妳更壞,頂多把妳丟到噴水池而已。
聽我的,妳不是說嗎,妳有決心就做得到,妳會成為公主的。只是我沒有想到,叫妳媽媽進宮,要面對那麼殘忍的事,讓妳真正成為公主,我說過我不討厭妳媽媽叫我女婿,我其實蠻喜歡的,但是卻要這樣傷害她,對不起。

而妳,我不知道能說什麼,當隔著門,聽著妳的哭聲的時候;
我只能在隔天早上,一如往常的叫妳上課,哭紅眼睛的妳。
妳像是丟棄了什麼,又決定了什麼,置之死地而後生,好像蠻適合妳現在這種狀態。

我聽著妳說,我們的傳聞不是事實,
雖然只是唸稿,聽起來除了不專業的口條,好像又多了什麼不舒服的感覺。

我突然猜測了起來,不知道妳從試衣間走出來的時候,會是什麼樣子。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