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一直在逃,我一直在追;
但其實我們都在想同一件事,

我要怎麼好好的守護妳;
妳要怎麼好好的保護我。




我其實沒有認真的去思考過,當我問妳那些問題時,妳會怎麼回答我,或是妳該怎麼回答我,甚至是我該聽到怎麼樣的答案。
這個不聽話的學生、不愛上課的學生、與其課本寧願看電視學習的學生、總是讓老師幫忙收拾爛攤子的學生....遇上了失控的老師提出的糟糕透頂的問題。

沒想到,妳給的答案,滿分。

誠實又不坦白的,沒回答但其實已經回答,不選擇卻又不是模稜兩可,公主該有的智慧。我把我們公主教得真好,無可挑剔的解答,無可挑剔到,就算是心痛,也要接受,就算有不甘心,也回不了話。

所以公主啊,不要忘記這個晚上發生的每一件事,我問的每一句話,妳答的每一個字,然後妳的眼淚,我抱著妳拍拍妳,每一個細節,都要記得好好的。
因為就像是數學解題一樣,妳寫出的一條公式,所以我照著公式走,解出來了我的答案。

有些事我很難跟妳說清楚,特別是我自己也不清楚,關於妳爸爸的過世跟我爸爸的離開,我不知道妳如果聽說了這件事,妳會怎麼想;會開始討厭我、恨我,還是會相信我,但我確信的一點是,這件事知道了,對妳只有傷心,不會有快樂。
而守護公主的笑容,是我最想做的事情。

所以我的答案是,調教出了堅強的公主,她可以勇敢的面對殘酷的世界,即使我不在。

我想,妳跟我想的是同一件事,只是妳選擇的是躲著我逃避現實,而我選擇的是想辦法抓到妳;我是湯姆,妳是傑利,這樣的話,我要追著妳可是天性,我也沒辦法。

我不會要妳忘記昨天的事,我也不能等到明天,
我要找到妳,跟妳說,今天妳別想離我超過一公尺,違規的話,距離就縮短到五十公分。

這一天,公主妳不要任性,讓我這個皇家優質家庭教師,為妳上最後一堂課。
妳不來吃飯也沒有用,妳要躲到行李箱那要把妳帶走還更容易,妳更別想捂住耳朵說不要聽,就這一天,我不能輕易的就下課,因為我比妳還心急,怕妳無法成為了不起的公主,怕妳還是像以前一樣幼稚,怕妳隨意的牽了別人的手,怕妳隨便上了別人的車,怕妳隨便讓別人背,怕妳隨便跟別人喝酒又發酒瘋,怕妳隨便的,接受了別人的告白。

妳要好好的,用心記下來。

我們第一次見面的地方,那個對一張五千塊的照片都錙銖必較的假公主,現在是熱情的與一般百姓合照、要聽每一個人說話、要回每一封Email的真公主,妳還真是個會留下華麗紀錄的公主,我有說過吧,說妳很漂亮,而妳要做的,除了帶著笑容,就是無論遇到任何的問題,一個一個面對,然後一步一步往前走。
妳說我沉重嗎,是啊,N某一直打電話一定要找到妳我有什麼辦法,去吧。

我會帶著妳的美麗,用60度的V手勢,華麗的迎接下課鐘響。

把該做的事都做完,好像是一種舒坦與暢快。
製造了該有的回憶,好像夠我微笑一陣子。

完美的將公主的第一個命令執行完畢,交上報告。
拿起電話,打給妳的媽媽,

跟她說:「您可以去見李雪了,多抱抱她,因為她會很傷心。」

因為我知道,妳需要一點,可以放聲大哭、可以任性、可以軟弱的時間。

這是老師給學生的兩個畢業禮物。
然後我會把東西收拾進行李箱,帥氣的走出妳的世界。

妳再怎麼找,也找不到我。
妳再怎麼打電話,我也不會接。

我只會拜託了解妳那搞不清楚狀況又一股腦兒的投入,然後闖出大禍,最後又有能力幫妳好好收拾善後的人,雖然他的辦事一定沒有我來得專業又有效率,但至少比把妳交給允珠好吧,但是我希望妳已經記好我教妳的事。

然後妳不會知道我在哪裡,直到我感覺到,妳跟我擦身過而過。

為什麼不告而別?
為什麼要離開?
會很快回來嗎?

答案是,如果我知道妳要面對的,是我沒有想像到的背叛,我就不會走。

我猜得到,妳的姊姊被利用了,被利用來正面的捅妳一刀,背面再射我一箭。
妳又再一次面對人生裡最害怕的事情─被重要的人拋棄;
而我要面對的是人生裡最痛苦的事情─重要的人不信任我。

和我爸一模一樣的人?

我爸爸是什麼樣的人,他做了什麼,是真是假,我根本不知道。
而我付出了這些年的努力,這些年的忠心,原來只落得「跟爸爸一樣下場」的評價。

連我都無法告訴自己要承認或反抗的事實,妳會怎麼樣被這樣的事情傷害,允珠會怎麼樣跟妳說,怎麼樣逼迫妳....妳要相信我,妳一定要把事實告訴我,我才能保護妳啊。

我知道妳在說謊。

因為當妳在房間裡大哭時,P君正在門外,聽著妳的哭聲。

我想要保護妳,而妳的那些謊話,好像是想保護我。

我也害怕,害怕那個電話如果通了,爸爸會跟我說什麼。
但無論如何,妳要等我,等我找到爸爸,找出真相。

然後妳也應該放下妳的善良,就算是對姊姊是種傷害也一樣,公開照片,就算是被一次一次的質疑,也要一次一次的站出來,因為對我來說,就算全世界的人都不相信,我到死都還是會相信,妳就是那個搶走我財產的壞公主。

不要擔心,我會守護妳,知道了嗎,我們公主。

我需要妳的信任,就像我需要對爸爸的信任一樣,那個記憶裡慈祥的爸爸,寄給我棒球當生日禮物的爸爸,沒人知道他是我爸爸的爸爸,別人口中是壞人的爸爸,再找下去會失望的爸爸,一直不接電話的爸爸,可能已經忘了我的爸爸....

但妳為什麼為什麼離開?為什麼躲起來?

我答應了妳的媽媽,讓妳沒有事,我知道妳去看了爸爸的墳墓,我也答應他我會找到妳,我還知道妳晚上住到哪裡去,但我還是追不上妳。

妳知道嗎,湯姆如果找不到傑利,這卡通就一點都不有趣了。

妳知道那種焦慮嗎,我找不到爸爸,不知道真相,又不想一輩子活在自我催眠裡。
我找不到妳,不知道妳是不是在哭,不知道妳是不是又闖了禍。
妳曾經在我家拉肚子出的糗,妳睡過的我的床,妳發燒的晚上,我幫妳敷了熱毛巾....

在我意識到允珠可能派了人跟蹤妳,我的手指已經在撥號了。
把她找出來,求她告訴我,妳在哪裡。

我們公主啊,我說真的,妳不要想躲起來,因為如果妳想自己一個人闖天下,遲早有一天我會要去警局或森林裡的坑洞把妳拎回來我猜,而且別忘了妳是個什麼財產都沒有的神秘的公主。我無法問妳為什麼逃跑,我只能問「妳還好嗎?」、「妳還要逃跑嗎?」,當妳告訴我妳就是要找出爸爸的過去的時候,我其實很害怕,不是怕妳已經相信了那些人的說法,相信我爸爸是殺妳爸爸的兇手,我怕的是,妳不相信我。

如果妳的人生裡需要的是不被拋棄與不拋棄人,
我需要的就是信任,信任我的爸爸,然後妳信任我。

雖然我不是很願意帶妳到N某的家,特別是看妳又對他笑的樣子,但看起來那是目前最安全的地方(雖然之後發現有點誤差)。妳喜歡牛排,我也喜歡牛排,誰像那個教授,一聽別人請客就點最貴的吃,家裡也不買個長一點的沙發,STOP!STOP!蓋個被子還偷摸!!

這個世界上,還真沒有安全的地方啊。

所以我只好強行把妳帶走,不讓妳再被允珠的話洗腦,不讓妳又因為她而做出什麼傻事,帶著妳,去一個沒有人知道的地方。

重點不是去哪裡,而是沒有人知道,
只有單獨我們在一起的地方。

妳知道的,要當個壞人我還蠻在行的,所以我要綁架妳,就算妳會不開心也一樣,妳不要當公主了,只當我的女人。

綁架自己的女人去一個沒有人知道的地方,
電視劇不都這樣演,
想想妳看的那些戲有我們這齣精彩嗎!? (李雪:歐厚!)
妳就相信我吧,不要再逃跑了,相信我這個又帥又懂浪漫,別處找不到的優質男主角,不要去想其他的人其他的事,就看著我就好了....妳信任我,而我也不會拋棄妳。

妳不用想怎麼保護我,
只要我想怎麼守護妳,

P君:公務員因為妳心跳加快而失眠的時候該怎麼辦?

朴海英:那就綁架她吧!!!!

 


 

這篇最困難的部分其實是標題XDDDDD

話說我補完的時候已經要迎接新的一集了

真是刺激啊~~~

朴海英真男人~~~(硬要喊一下XD)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