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基啊,我剛剛突然有種恐懼感,突然一句話從腦海裡冒出來:「我的愛已經消磨到快要沒有了」

先跟你申明一下,這跟我上一封信的事情無關(事實上那件事沒多久我就沒事了,只是一直還沒有想寫信給你的衝動,所以就擱著沒告訴你),我現在的感覺,比較像是,我無法像之前一樣如此的親近你(喔當然,我指的親近是指歌迷單方面的想法),或許跟你那頭金髮有點關係(姊姊到現在仍然無法接受Orz),但又應該不是。

一點一滴的被消磨,這是我的感覺,我有些無法改變的壞習慣,以及無法實踐的理想狀態,讓我自己感到很疲乏,因為我無法改變也無法實踐。

珍基啊,不過我也不完全覺得這是壞事,因為如果被消磨到了零,或許我能夠用最單純的狀態去喜歡你,也無從再被消磨了。

如果有這一天的話,嗯,珍基啊,我跟你說喔,你可以換一個髮色嗎,顏色深一點的,這樣我會比較容易喜歡上你,因為我知道你那個樣子有多好看。

珍基啊,這樣聽起來還蠻浪漫的,如果可以一次又一次的喜歡上你的話。

全站熱搜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