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基啊,我心情不好,現在是凌晨,我仍然待在公司無法下班(雖然我有空檔寫信給你但還是無法下班Orz),雖然你應該習慣了睡眠不足的生活,但是我還是覺得很糟糕。

昨天台灣的新聞不知道你看到沒有,很可怕的隨機殺人事件,在捷運上發生的,我昨天看了新聞,但發現自己心情越來越差,最後不看了,但仍然感到很傷心,我無法想像自己的家鄉發生這種令人髮指的事情,而我又是天天搭捷運的族群,今天早上上班時,捷運站好多警察,還有記者,那種氣氛很怪,就是一種「陌生人的我們相對而坐,無語,一如既往卻又不是」的感覺,很沉重。

加上工作吧,因為太累了現在,當人在疲憊(又必須一個人加班)時,就開始有很多負面思想跑出來,記得朋友說,我是個沒原則的人,的確是這樣,我幾乎沒有真正討厭過人,或是說我是來得快去得快的人,脾氣發完,過了一段時間我可能根本不記得了,如果還記得的話通常是有點嚴重的事,但我也不會因為還記得而"十年怕草繩",就是一直在自己挖坑跳的感覺,被同樣的事情傷害,被同樣的人用一樣的方式對待,很多其實我知道是自己自找的,但是就是會忍不住。

我好像講太多自己的心事了,珍基啊,這是很不快樂的夜晚,希望快點過去,希望快點見到你,雖然拿你當做"逃城"可能不是個好決定(因為你終究會在現實層面拋棄我),但一時半刻請讓我躲在裡頭一下,你不願意也沒辦法,我只能拿出"這是身為偶像的工作"來要求你。

珍基啊,我很想你啊。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