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我重新看了一次「恐怖寵物店」,我不知道這部漫畫現在的孩子看不看,但總之是我百看不厭的其中一部,裡面有一個故事講到一個女演員,她不斷收到死亡威脅,而最後卻知道,那些想殺了她的人,就是她曾經扮演的所有角色存留在她身上形成的「人格」,最後人格都被殺光了,但她也無法再演戲了。

然後我遇到一個女演員,工作關係,是個非常有名的女演員,演技非常厲害。

她第一句就說她是Tracy(假名),一開始沒聽懂,但之後懂了,她意思是,她不是舞台上那個大明星某某某(後面用"某某某"代稱真名),她是Tracy,真正的她自己,她今天是用Tracy的身分來跟我們見面的,並且,她在當天出門以前,還對著鏡子,確認是Tracy不是某某某才願意出門。

她的演藝之路扮演了無數角色,她是演技上的天才,真的是天才,她告訴我們她演戲入戲的方法,聽得我們都傻了,就像是她的腦中有座圖書館,她拿到一個角色,只要去抽出一本跟角色個性一樣的書,她就馬上可以詮釋得淋漓盡致。

但是她卻在其中失去了自己,那個叫Tracy的女孩。

她現場年紀漸長,努力地想要以Tracy活著,但人家仍舊看她是某某某。

這幾天一直讓我想起這兩個故事,以及這兩個女演員之間的異同,有點哀傷,有點無奈。

全站熱搜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