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基啊,現在是深夜兩點,也許對你來說是差不多可以睡覺的時間(可能這時刻你還正活躍的彩排東京巨蛋的演唱會之類的),對我來說是早就該睡覺但是因為許多的事情無法成眠的時間。

珍基啊,好久沒跟你說話了對吧,我知道,但是總是有那種,突然想跟你講個什麼事的瞬間正好是個不能記下這些事的時機,所以就白白浪費了我的靈感。

珍基啊,姊姊很累,最近,有時候會難過到半夜會一個人孤單的痛哭之類的(相信我我是陳述事實不是在搏取同情),珍基啊你有過這種感覺嗎,當你的所謂夢想被他人輕易的對待的時候,你在練習生時也會有過這種感覺嗎?

不過可慶幸的,再過不久就能跟你見面了,我想看到你我心裡會好過一點,我親愛的夢想實踐家。

珍基啊,天無絕人之路這句話聽過嗎,不過他也沒告訴你到死之前留了多大的空隙給你活下去,但是好像也沒有別的辦法,就是好好的再站起來,好好的做該做的事,好好的走下去。

全站熱搜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