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基啊,我想你了。

最近有感覺到,原來轉變是那樣的快速,有一天是誰誰誰轉擔了,有一天是誰誰誰脫飯了。

但珍基啊,還是覺得不太甘心吧,沒做完的事情的感覺。

珍基啊,到底需要多少時間才叫做「深刻地反省過了」呢?如果還要好久好久怎麼辦?

珍基啊,台北的晚上開始有秋天的感覺,每一年都在冬天見面的我們,今年也能見面嗎?

珍基啊,我懷念那個跟你見面完後,一個人走在聖誕裝飾的街道上,大口呼吸著冰冷空氣的感覺。

全站熱搜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