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基啊,嗯,我去了這一次第一場的東京巨蛋演唱會了。

在去之前,我一直在想,到底我會怎麼樣,哭嗎,受不了地離場嗎,或是其他等等,最終是哭得亂七八糟的出來了^^;;;

那種感覺是,在每首我能想像得到你演出的樣子的歌中,尋找那你明明不在的影子。

想著,你應該在那裡的,你會這樣跳的,你會在這時大汗淋漓,你會在這時笑得開懷。

因為這種感覺太痛苦了又無法不想到,或許真的離場才有可能吧。

另一種想法是,你也許也是一樣的吧,如果你那時也在的話,所以就待下去了,一起度過這段時光吧,擁有這段悲傷的回憶。

珍基啊,最傷心的一段除了最後的安可(畢竟是情緒堆疊到最高點的時候),就是不插電那段的演出吧,因為連你的聲音都無法從音響裡送出的那時候。

珍基啊,之後的巨蛋公演就不看了,我的悲傷就停在這裡吧,總要走出去的。

珍基啊,親愛的珍基啊,在這之後,希望你還是你,我還是我,我們還是我們地,聽你唱歌吧。

全站熱搜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