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基啊,我回到台灣了。

你說的是對的,我們在那個場合裡是共同感受著相同的情感,所以在你哭的時候,我才會也跟著哭到不能自已吧。

珍基啊,從演出結束後,就像是心臟被掏空了一個部分一般的疼痛著,原本以為這次看完會有療癒的感覺,以為自己可以更堅強一點的面對,但好像沒有呢^^;;

但珍基啊,會回來的吧,你們會回來,我會回來,那些美好也會回來的吧。

珍基啊,我們擁有的極喜與極悲,但願是有意義的,我們又不是真的要當什麼羅密歐與茱麗葉不是嗎?只是想跟你談個很久很久的戀愛而已。

全站熱搜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